予感

中二病有所好转:

*变五相关。胡说八道的片段。

*意识流。个人捏造。

*热破 x BBB。CP未满。

(话说这CP到底怎么称呼,中文不太顺口,HRBB又好像什么铅笔型号x

========================

<我不认识你。>

这颗星球上的时间计量单位,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但是人类不一样。

Bumblebee在库存里搜索白发老人的数据,无果。人类的外貌不像塞伯坦人几乎恒定不变,岁月带来的变量是难以追溯的。

演算的过程产生了过多冗杂的信息碎片。他放弃了。

这个结论通过电路反馈回了大脑中枢上,一阵刺痛。

觉得自己刚才那句广播有些失礼,Bumblebee切换着频道,想再说点什么。然后一道尖利的声音笔直划过他们之间,那个车轮特有的摩擦声。

"我就喜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老人笑了起来,似乎已经不再在意刚才的话题。

Bumblebee远远地看到那辆车疾驰而来,在平坦绿野间那条蜿蜒的大道上,那道红黑相间的流线显得格外突兀。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光学镜前模模糊糊地投影出一段影像。

在人类的世界里,或许称之为记忆。

在战火硝烟中冲在前方的身影,和眼前的机体慢慢重叠起来,变成一个清晰的名字。

那是Hot Rod。



“我的天啊她可真难照顾……”

随着载具变形接踵而至的是一连串的抱怨,红黑相间的小个子机体垂下门翼,躲着棒球杆的攻击,这个场景令Hot Rod觉得心情崩溃。

原本他反反复复告诉自己,这也只是任务的一环,只是比起隐蔽行动多了那么点麻烦而已,和人类沟通的麻烦。

直到他看到了Bumblebee。

随着他看到Bumblebee,一切都戛然而止。

Hot Rod没有计算有多长时间没有联络过Bumblebee了,人类的计量单位和他们的习性相差甚远,他用不惯。

他有数次都收到过Optimus Prime留给全体Autobots同胞的讯息,神差鬼使地,他一次也没有去联络,几十年如一日地置身于那辆老式车之中,保护着维特维奇家族的后裔。

回想起来Hot Rod自己都佩服自己怎么会有这种精神。

直到这一刻来临。

普神在上,伯爵就说了一句可以行动了,可没告诉他Bumblebee会来。

他敢保证,他没有联络倒不是深思熟虑认为任务的保密性更加重要。或许只是单纯地,没想好要说什么。

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更正,如果以前的自己有这种想法,那还真是蠢透了。

因为现在他觉得自己遇到的所有麻烦,都是为了这一刻。



“Bee!“

和Hot Rod的喜形于色截然不同,对方只是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样吓到了吧!”

他得意地围着Bumblebee转悠了一圈。

“真的是你啊?你怎么过来了?之前过得怎么样?Prime还好吗?再给我一个通讯频道吧?”

面对他一股脑抛出来的问题,Bumblebee摇了摇头。

Hot Rod的通讯网络正打开着,搜索到并不是什么难事。

Bumblebee在这个端口上输入了一行字。

[好久不见。]

字符是没有平仄的,和Hot Rod高昂的语气对比鲜明。

“你还是不能说话?”

Hot Rod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可以>  

<使用广播。>

随着这句拼凑出来的台词,Hot Rod听到了那些不和谐的杂音——广播特有的调频声。

“哇,这可真酷。”

平心而论,Bumblebee觉得这和cool没什么关系。不过他没有再说话,继续看了Hot Rod的表情好一会儿。

当然,从那个乐天派的脸上并不能得到什么结论。

想了想,Bumblebee在那个通讯频道输入了下一条信息。删删减减了很多遍,最后还是只有这么一句话。

[你没事就好。]

“我能有什么事?”Hot Rod大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是当了好长时间的保安,跟你说,这可真够无聊的。我不是说无聊有什么不好,就是没想到大小姐这么难对付,啊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个人类小姑娘,她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你吓到她了。]

“我以为搞他们这一行,适应能力很强的。唉…我也不是真的在抱怨小姐,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再去解释一下比较好……”

还没等Bumblebee来得及说什么,Hot Rod突然抓过他的手,一边指了指城堡,兴致勃勃地嚷道。

“走我们去打个招呼!”

尽管他们的规格不可能进去做客,不过Hot Rod似乎知道伯爵会谈的地方,有那么个接待窗口。

“Bonjour~”

"他们非得这样待在那里吗?"

人类女士的语气咄咄逼人。

结果说好了来道歉,还是变成了争执。

听了好一会儿Hot Rod用那口蹩脚的法国口音在跟人类争辩名字,Bumblebee突然笑出声来。

[Hot Wave,这可不是个好称号。听起来像Decepticons。]

“拜托我也不想的啊。”

Hot Rod嘀咕着,用胳膊拐了身后的黄色机体一下。

[抱歉,抱歉。]

Bumblebee摆了摆手,后退了一步。

然后Hot Rod愣了一小会,不是因为他这位好朋友居然没有还手,虽然这也够他惊讶的。

他从另一件事上回过神来。

“你刚才笑了?”

普神啊不管是他的口音太难懂还是那个难听的名字,都见鬼去吧。

“你有好长时间……我是说,我有好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你笑了。毕竟上次……那个时候可真够呛的。"

Hot Rod忍不住感慨出声。

"那群不起眼的小不点就跟Decepticons一样折腾得不可开交,人类怎么称呼它来着,fas什么……算了,你没事就好。”

“没事就好,你看,我们又可以一起战斗啦。”

他盯着眼前的墙面出神,好像那里能看出些什么似的。

几乎是同时地,他的音频接收器捕捉到另一个碎片。来自人类的对话。

“ZB-7?看起来好像Bumblebee。"

“就是他。”

Hot Rod还是想起来了。

说想起来不太合适。

理论上,赛博坦人并不会失去记忆,只是为了保证充足的内存运算,一些数据会随着时间流逝被扫除到系统扇区的一角,不再去触碰。其中无关紧要的那部分,可能会随着系统的碎片整理而抹去。

置之不理,并不意味着不在乎。

等他意识过来再次回头的时候,发现Bumblebee不见了。

他不确定Bumblebee是在哪句话的时候消失的,又或者有没有听他说话。

那位好兄弟一向很擅长这样,不管是不听人说话,还是悄无声息地离开。

一定程度上,他很理解Prime希望能让Bumblebee保持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因为那个家伙一旦擅自行动了,通常都意味着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所以有那么一个天文秒,这个现实让他有一种错觉。

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引擎反复循环的噪音,人类可能会叫它不安。

更荒唐的是,他居然容忍这种不安持续了几十年。

Hot Rod追了出去,看到Bumblebee只是变回了载具的拟态,安安静静地停在草坪上。

“Bee?”

“你生气了?”Hot Rod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用管我。>

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说话。

广播的形式没有办法明确听出情绪。他也没明白过对方在想什么,毕竟连那位伟大的Prime都无法参透。

Hot Rod若有所思地沉默了好一阵。

在几个小时前,他还只是和平常一样重复着同一种生活。无聊没什么不好,至少不用担心任何事情。

可是无论如何他还是要面对。命运将至。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你没有做错。不管发生什么事……”

他在金色的科迈罗身边半蹲下来,如同中世纪画像里骑士礼一般的姿态。

多佛白崖边的阳光透明而炫目,在他的装甲上熠熠生辉。

“Bee永远是Bee,这是不会改变的。”



还有我会守护你这件事。

也是不会改变的。


评论
热度(93)
  1. 银狼王赫帝中二病有所好转 转载了此文字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