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蜂】Warriors.

白璟:

Warriors.

◎擎蜂向。未来军队设定。碳基化。
◎私设多如山。我觉得可长吓死我了。
◎副威红,路蜂。路蜂可以跳的真的
◎欢迎捉虫。我只是个新人真的。
◎结尾双结局注意。角色死亡/甜饼太腻。慎点/啥。
◎如果你们不想看碳基的夜晚正好我可以不写番外/笑
◎我废话真多不会写文。

“Bumblebee, welcome to our brave team.”
领袖比他高出不少,大约七八厘米的样子。他英俊的脸庞背光,神情间尽是威严与庄重。不愧是领袖啊,光是气场就令人畏惧。
周围Autobots的其他成员围上来自我介绍。
“Crosschairs.”
“Ratchet.”
“Ironhide.”
“Jazz.”
“Prowl.”
“Hound.”
“Bumblebee.”小战士虽然真的是这群人之中最低的,但他在气势上丝毫不输老兵Hound。
Optimus正准备开口的瞬间,警报忽然响起『Radar finds Soundwave and Barricade are moving around MS-0395,attack them now. Your ship will land in 150 seconds. Please check your weapons and supply. Good luck.』
“……好吧。”Optimus迅速下达指令,“Hound, Prowl, Ratchet和Bumblebee准备出发,100秒准备。”
“又不带我。”Crosschairs靠在椅背上,嘟哝道。
都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几人冲出会议室,抓起在走道里就准备好的一个个装备箱,边朝降落场地跑,边通过腕表光凭查看武器情况。
“Let's roll out.”Optimus在飞船降落的同时说了这么一句。
Prowl扯起嘴角,“又是这么肉麻。”

“调整到太空模式。”舱门打开前,Optimus命令道,“站位分散,尤其要小心Soundwave下狠手,Prowl对位Barricade,先集中火力解决Soundwave,Ratchet留下守好飞船。”
几人都表示明白。
“准备——出舱!”
Optimus打开推进器,直直冲向了霸天虎涂装的飞船,Bee和Prowl紧随其后,Hound押后。
对面也出舱了。Soundwave是个身披重甲的大块头肌肉男,一看就吃过激素经过改装。Barricade跟他站在一起显得很瘦小,事实上他也不低。
“For God's sake!”Soundwave低声咒骂,“他们来新人了?”
“是吗?”Barricade好奇地挑了挑眉,抬眼看到那一抹明黄,他突然就笑了。
“Little Bee……好久不见。”
Bee一直觉得Soundwave身边那个身影很熟悉,靠近了他也就认了出来。
“混账!”Bee小声地咬牙切齿。
“Bumblebee?”Bee忘关话筒了,因此那句话通过电流传到了Optimus耳朵里。
“抱歉,Sir.”Bee叹了口气。加快速度冲了过去,左臂迅速改装成重型激光炮,没有丝毫犹豫地轰了过去,重型炮的后坐力震的他身形一滞。
Prowl迅速缠上Barricade,一个迅捷的上勾拳几乎要把人打飞出去。Soundwave抽出重剑,左臂激光炮备好,一炮轰了回来。
Bee借着自己专用的推进器上小翅膀的灵活,迅速躲开Soundwave的炮弹。Optimus已经和Soundwave打上了,重剑与重剑相交,震的尘埃都形成了波。
Bee左手换上重机枪,Hound的炮击一直不停,但对Soundwave的伤害并不大。Bee从Soundwave背后冲着他的腰来了一梭子。Soundwave似乎是被激怒了,怒吼着一剑震开Optimus,转身冲着Bee就是一炮。Bee堪堪躲开,Optimus在Soundwave身后一剑劈下,切开了部分他的铠甲。
“Bumblebee,到我身后来。”Optimus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马上!”Bee趁着空隙飞到Soundwave脖子附近,选准角度俯冲,把轻型激光炮的炮筒捅进铠甲的缝隙里,对着他的脖子来了一炮,烧出一个大洞。Optimus的正面攻击也到了,对着Soundwave的头开了一炮,利用巨大的冲击力把他的头从脖子上扯了下来。
“Headquarters,Soundwave已确认死亡。”Optimus通过无线电这样说。
Barricade的表情立刻变得难看。抬手轰开Prowl,对着Optimus和Bee就是一通扫射。Barricade立刻命令飞船回航。Hound之前由于两边都是近战,没有开炮的机会,这时对着飞船就是一炮,满意地见到飞船冒烟。
“不过,little Bee,我们还会再见的。”
回到飞船上,Ratchet立刻着手包扎Optimus和Prowl的伤口,一边治疗一边碎碎念Prowl。Bee在旁边看的直想笑,“Ratchet,唠叨太多会变老。”
“怎么说话呢?”Ratchet扔了个白眼。
Bee靠在门框上,冲着Optimus扯了个微笑。
“Prime,我强烈建议你给Bumblebee进行射击训练。他准头实在太差了。”Hound吸了口烟。
“你先把你的烟灭掉!过分!我不吸二手烟!”Bee捂住鼻子,满脸挣扎。
Prowl大声笑起来,“Hound你被嫌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Bee,回去以后让我看看你的准头。” Optimus微微皱眉,他不希望自己的战士作战能力有所差错。
“Yes, Sir.”Bee点了点头。

“哇Drift你还真勤奋。”Bee在一边鼓掌,“现在才六点呢。”
“这是忍者的自我修养,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进行。你好啊新人。”Drift翻下来,冲着Bumblebee身后微微行礼,“Sensei.”
“Drift,你继续吧。我带Bumblebee去地下靶场,打扰你了。”Optimus点头示意Drift继续。
他们通过电梯下到地下六层。这里是Autobots专用的训练场看上去尖端并且极度专业。
Optimus随手拿了一支枪递给Bumblebee, “十发,定靶,我看看你的水平。”
Bumblebee架好步枪,闭眼瞄准,十发毫不犹豫地连着射出。Optimus看了眼反馈,都是九环左右。“精度还需要提升。换枪。”
枪种试过一遍,Bee手枪的成绩最差。Optimus看着数据,“你再把你用手枪的动作做一遍。”
Bee依言举起手枪,瞄准远处的靶子。Optimus眯眼看着Bee,“再低一点。”
Bee调整动作,但Optimus并不满意,他绕到Bee身后左臂撑在Bee左侧的台面上,右手伸过去调整Bee的手臂。从边上看过去,就好像Optimus把Bee整个儿圈在了怀里。Crosschairs和Arcee蹲在门外,通过门缝偷偷地观察。
“那只新来的Bee好小只啊?”Drift轻声道。
“我就怀疑他俩有关系。”Crosschairs嘟哝道。
“领袖没那么不正直。”Drift踹了他一脚,径直走了。Crosschairs嘟哝着跟上。
“Optimus,他们走了。”Bee轻声道。
“谁?”
“Crosschairs和Drift,刚才在门外。”
“你听力很好。”Optimus道,“有人说过你很适合当侦察兵吗?”
“本来是侦察兵,后来改练单兵了。” Bee放下手枪。
“那还继续做侦察兵吧。你做这个应该很合适,你有这个天赋。应该离第二次集体升级不远了,在那之后你将会成为Autobots中最优秀的侦察兵,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我有机会加入Autobot Officers吗?”
Optimus看着他,看不出来领袖有什么表情。那目光锋锐的吓人,似乎在一点点审视Bumblebee的意志与决心。Bee被这目光看的有些发怵,但那双清澈的蓝眼睛还是迎上了首领的目光。
“不用等到有机会了,现在就可以。Bumblebee,我看到了你的意志和潜力,我特许你加入Autobot Officers。我希望你能在这个集体中得到更好的发展,在我不在的时候,你会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Optimus的声音威严而不容置疑,Bee感到难以置信,这样的好运会落在他头上。
Optimus没有半句话是玩笑,他也确实在Bee的优秀中发现了他无上的潜力。现在他比别人略输一筹,只不过是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而已。
“Yes, Sir. I would bring you honour.”
Optimus点了点头,继续和Bee讨论枪支的问题。

“我现在只想用一个F开头的单词表达我的心情。”Crosschairs忿忿道。
“No hate,Crosschairs。”Drift没有过多的表示,“我认为我们应该祝贺我们的新人,而且我们要相信Sensei,至少我相信他不会看错人。”
“他确实很优秀。除了重炮的准头。” Hound又点燃一支烟。
“说实话,我还挺喜欢他的。”Arcee看着自己的手,“其实他真的挺可爱的。”
Ratchet对Arcee的话表示赞同,“说话再好听点就更好了,本质上他还是很招人喜欢的。”
“天啊。他才来多久啊。”Crosschairs依然很不满。
“我们大家本就都是战友。”Prowl试图安抚Crosschairs的情绪。
Crosschairs叹了口气,径直出去了。可能他确实看不惯这个新来的小子吧。
走出房间不多远Crosschairs就看到了Bumblebee,他正在走道外边和Smokescreen聊天,看上去快聊完了。果然很快他们就挥手作别。Crosschairs迎着Bumblebee走上去,冲着他扯了一个不算友善的大大的微笑,“嘿,小矮子。”
于是顺理成章地,Bumblebee生气了。
屋子里那群人还在聊天,Drift偶然往窗外一瞥,立刻换上了惊讶的表情。“哦天呐,”他甚至站了起来,“真是难以置信。Crosschairs和Bumblebee打起来了。”
一群人冲了出去。Crosschairs和Bumblebee此时都已经打出了怒火,任凭Ratchet喊叫,就是不停手,甚至越打越起劲。两人早已扭作一团,Crosschairs甚至动了刀,Bumblebee近战灵活,给Crosschairs造成了不小的上,但自己也挂了彩。突然Crosschairs原本变成刀的左臂变回了拳头,直击Bee的前额。Bee冷笑了一声,躲过进攻,仗着体型优势绕到他身后,拉过他的右臂狠狠扭住,右手化枪抵在他太阳穴上,“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动手啊,Crosschairs前辈?”
Crosschairs右手回手挥开Bee的枪,正要勾拳挥过,Bee抬脚把他踹翻在地,黑洞洞的激光炮口对着Crosschairs的头,“来继续啊?”
收到Arcee报告的Optimus就在这时赶到了,“Bee,放下武器。Ratchet,把Crosschairs带走治疗,随后我会把Bumblebee送过去。现在,该干嘛干嘛,Bumblebee,你来一下我办公室。”
“Yes, Sir.”Bee立刻收起激光炮,跟上Optimus的步伐。
Optimus在办公桌后坐定,“说说你和Crosschairs打架的原因。”
“好的。我当时在和Smokescreen聊天,聊完准备离开,碰到了Crosschairs,他就跟我打招呼,对我说‘嘿,小矮子’。我感觉受到了侮辱,于是就揍了他。”Bee如实报告。
“Bee,我很赞赏你的这份热血,但你要从现在开始学会控制你的情绪。你的怒火应该用在Deceptcons身上,而不是自己的战友身上。明白么,Bee?我希望我带领的是一只团结而勇敢的队伍,而不是自相残杀的伙伴们。Crosschairs可能会觉得我给你的待遇不公平,我会找他谈一谈。你一定要学会忍耐,可以找Drift在空闲时间学习一下。还有,你近期的训练计划会马上发给你,我会检查你的完成度。”
“Yes, Sir.”Bumblebee微微低头。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Bumblebee。你还年轻,如果我是你这个年纪,我大概也会把Crosschairs按在地上揍一顿。所以你要在合理的范围内燃烧你的能量。”
“明白。”
“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不合适的可以跟我或者Ratchet说,大家都会帮你适应这个环境。”
“谢谢。对了,有件事。”
“嗯。”
“领袖,我能叫你大哥吗?”Bee的表情甚至有些怯生生的感觉。
Optimus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Bumblebee给自己比了个剪刀手,努力憋住喜悦,退出了办公室。谁知这些小动作都被Optimus看在了眼里。
抬手给Bumblebee发了他的训练计划,Optimus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笑了。这是要多了个迷弟了?

日子在一天天紧张而令人疲惫的训练中度过。
“还看Bumblebee不爽?”Drift扭过头问Crosschairs。
“不爽。”
“不过Bumblebee确实进步很快。”Drift欣慰地看向靶场中央的少年。
“有什么关系吗Drift?”
“没什么关系。”Drift耸耸肩,
这时Optimus推门进来了,“Drift, Crosschairs,Ratchet,Jazz,准备出发。”
“是。”收到命令的人都在快速行动。
Bumblebee带着护耳,没有听清Optimus说了什么,依然在继续自己的射击训练。Optimus走过去,右手覆在Bee手上,稍微调整了一下枪的角度,一句话没说,走了。
Bumblebee的视线跟着领袖移动了一下,又专心地继续训练。

他们任务完成后,Optimus把Bumblebee叫到办公室,“Barricade是怎么认识你的?”
“Barricade……?”Bumblebee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我以前在军校的同学。”
“你是去中立地区上的军校?”
“是的。”
“那么你以后要小心。Barricade对你可能会有所行动,要注意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是。”
“这两天的射击训练怎么样?”
“有一定提升。”
“有提升就好,各方面有疑惑可以问Hound或者Crosschairs。”
“好。”
得到许可后,Bee转身离开了。
Optimus依然回味着自己无意间听到的那段零碎的对话。
“所以我直接把我可爱的little Bee接过来不就一切了结了吗?”
“你说的容易,Bumblebee好歹也是你们那届的近战第一,有那么好弄到手就不必如此费事了……”
Optimus看着窗外,目光灼灼如炬。无论怎样,他都要想办法保护自己的队友。

很快Autobots的第二次集体升级改装的日子就接近了。Bumblebee没有经历过改装,自个儿忙着配置武器系统,也没什么章法。Optimus皱着眉看着忙忙碌碌的小战士,发给了他一份文件,“你参考一下吧,我给你配的武器系统。”
Bumblebee有点懵,领袖亲自给他配置武器系统?殊荣啊这是!Bee一时间手忙脚乱,按照文件的指示慌忙更改设定。Optimus在一边看着Bee各种操作失误实在无奈,手伸过去揉了一把Bee有些凌乱的金色短发,把它弄的更乱,然后拉过Bee的左手,在他的腕表光屏上一点点帮他调好所有的数据。
Bee被领袖的温柔搞得有点懵,又被Optimus摸了一把头之后才反应过来,“大哥你以后不要摸我头。万一真的长不高了怎么办?”
Optimus看了Bee一眼,“好。”
Bumblebee收回左手,看了一遍那些繁杂的数据,心里尽是对领袖的敬重和感激,“我是真的不会这些东西啦……这些设置完全搞不清到底怎么调。”
“那以后我帮你。”
“啊……?谢谢大哥!”既然大哥都这么说了那不接受也说不过去。
“没事。”
『Autobots, please upload your settings and get into your place. The second weapon improvement will begin in 5 minutes. Now change yourbody into Space.』
广播指引着他们完成一系列准备。Optimus 和Bumblebee的改造舱挨着。Bee心里有些紧张,他还没有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完成过武器改装。他下意识地看向左侧的领袖,领袖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放松。
大哥永远让人那么心安,像有主角光环一样。Bee暗中想。他想起来Drift对他说过,Optimus Prime的魅力在于,他一句话就能让你心甘情愿地为他去死。他们管那叫leadership或是Martrix的力量,其实那就是Optimus Prime,仅此而已。
改造舱的们缓缓打开,Bee迈开有些僵硬的步伐,进入改造舱中站定。
冰冷的呼吸液涌上来,麻痹了神经。
『Project Start.』
冰冷的电子音在地下十层回荡,除了同样冰冷的机械声,没有回音。

『Improvement finish .Open the room.』
一阵机械声过去,Autobots一个接一个醒过来。Optimus最先出舱,打开腕表查看身体机能。
『Virtual Battlefield is opening. Please check your weapons and get ready for your virtual war.』
Bumblebee看了看收件箱,里面发了任务。他的队友有Optimus,Crosschairs,Drift,Smokescreen,Ratchet和Jazz。首先他要在虚拟场景中找到他们,然后集结击杀对面的头领。
Bumblebee叹了口气,一阵眩晕后,再睁眼便是虚拟战场。这里是一片废弃的城市郊区地带。
“天呐……别告诉我要打巷战。”Bee在断壁残垣中行走,不时还见到有虚拟的尸体。
他打开地图,确认了一下位置,他现在在这片区域的核心位置,周围的道路几乎被封死。Bee不敢贸然飞起,那样他可能就会成为对面群起攻之的最好目标。于是他维持着低飞,背后小翅膀不停扇动努力维持着脚尖几乎触地的高度,在废墟之间穿行,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就算是见到Crosschairs也比自己一个人要好啊。
这时一座危楼后传来沙石滚落的声音。Bumblebee立刻警觉起来,右臂化枪慢慢靠过去,抬眼看见了Optimus高挑的背影。
他小声喊了一句,“大哥。”
“做得很好,Bee。我没有听见你过来。”Optimus本想举枪瞄准,见来人是Bumblebee,便欣然放下。
“大哥你见到其他几个人了吗?”
“还没有,我的眩晕时间调的可能有些长了,刚醒。”Optimus揉揉头。
两人决定先去北区找人,路上差点与对面的Prowl碰到。Bee正准备赶上去补一枪,被Optimus拉住了,“先不要交火,动静太大可能会引来对面的人。”
两人隐蔽了30秒后,听到身后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其中夹杂着Jazz和Drift的怒骂。
“支援他们。”Bee几乎是在接到指令的下一瞬就架好了重机枪,看清对面Ironhide的位置后扣动了扳机,炮火密集地倾泻而出,顺利用弗里嘉子弹放倒Ironhide。
“谢啦Bumblebee!”Drift远远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Bee微微点头,收起机枪环顾四周,“见到Ratchet了吗?还有Smokescreen?”
“没有。”Crosschairs耸耸肩。
突然一声突兀的“咔哒”声,Drift和Crosschairs身后的废墟里突然冒出几个人,举枪对着两人的脑袋,还有几支枪口指着Bumblebee。
是对面的Arcee,Prowl,Hound,Wheeljack和Bulkhead。
Bee暗叫不好,突然又发现身边Optimus似乎几分钟前就不见了,心里便有了谱。
Optimus拉枪栓的声音很轻。他本是狙击手出身,此时直隔几米也还真不算什么。 他看出Bee已经知道了这个小计策,因为他正在尽力吸引对面的注意力。
子弹连发而出,稳稳地全部打中,对面遭到麻痹竟是倒下一片。
“Perfect!”Bumblebee挥拳高呼。
Optimus看着他那么兴奋,心里生出一种同样的喜悦。或许那孩子的感染力真的很强,但他感受到了一种契合感,仿佛他们天生心意相通,或者倒不如说,他们一直互相吸引,从见的第一面开始。
Optimus自幼在战火中游离,他是战争机器,为了世界和平而毁灭自己的七情六欲,置生死于度外,战斗于硝烟和废墟之间,保护他要保护的人,斩杀他的敌人。他本以为除了敌人,自己有的就只有战友,现在Bumblebee似乎两者都不是了。
这个孩子真的挺有趣的。他这样想。他看到了Bumblebee的资料,19岁的战士。他比他大了整整八岁。
Drift扭头看着沉思的Optimus,心里有了些预感。

“话说……Grimlock呢?”当Ratchet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距离Grimlock失踪已经过去了三天。而三天,足够Deceptcons做很多事情,比如绑架。
其实也不算绑架,他们人多势众,俘虏了Grimlock。接到勒索的是Bumblebee。
“大哥,我得让你看一下这个。”是Barricade发给他的,Grimlock的情况。有一张照片是沾血的Grimlock的项圈。
“迅速准备处理,再叫上几个人,不要声张,让Crosschairs定位一下Barricade的位置,我们得把Grimlock救回来。”
“是。”Bumblebee迅速跑出办公室,又伸回来个小脑袋,“调用Spaceship吗?”
“也可以,找个小型的。”
Bee召集人手,做好准备工作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
Optimus走出大楼,看着做好战斗准备的Bumblebee,Drift,Ratchet,Crosschairs和Smokescreen,以及不远处正在徐徐降落的小型战舰,心下十分满意Bee的办事能力。
“大哥,准备登机?”
Optimus轻轻点点头。

Grimlock的定位显示在Deceptcons控制区域的边缘地带的一颗星球上。
Bumblebee开飞船极端不稳,Optimus从没有感受到星际旅行如此颠簸过。Bee似乎在沿着某种迂回的路线行进。
“Bumblebee你这是怎么开的?”Drift快被颠吐了。
“我之前看到Deceptcons的飞船都这么开……不知道是不是暗号,我想装的像一点。”
Optimus赞许地点点头,“想的很周到。”
Bee扬起脸,看着Optimus,领袖拍了拍他的头,示意他专心。
很快飞船降落。这里的地表看不到什么生物。根据地上Grimlock挣扎的痕迹,一行人通过隐秘入口下到了地下。
“我的天啊……”这里简直像一个屠宰场,到处弥漫着血腥的气息和邪恶的味道。Crosschairs厌恶地掩住口鼻。
Bumblebee借助灵活的小翅膀在前探路,纤细的身形在遮蔽物之间穿梭,不时通过电磁波传回小声报告。
“一点钟方向200米处发现Grimlock信号,请求突进。”
“别急,至少找两个人跟你一起。”
“我一个人行动方便。”话音未落Bee就没影儿了。
Optimus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愿他能够突进成功。”
Bee飞到整座地下宫殿的房梁上,在这里正好可以与霸王龙形态的Grimlock平视。
他很轻易地就看到了伤痕累累的Grimlock。Deceptcons下了狠手,机械霸王龙的身上看不到完好的护甲,Grimlock的气息也已奄奄一息。
Bee加大马力飞了过去,藏身在Grimlock旁边的一小堆瓦砾后,轻声叫道,“嘿,Grimlock,还好吗?醒醒!”
Grimlock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登时便来了精神。
“你先变小,不然我不好带你出去。”偌大的牢房无人看守着实奇怪,不过还是小心点好。
Grimlock依言缩小,Bee费了老大劲抱起他,小翅膀开始扇动,在杂乱的物品间艰难地穿梭。突然外边传来巨大的爆炸声。Bee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交上火了?
果不其然。Bumblebee刚绕出去就看到了架好了的Smokescreen的重型激光炮。Bee迅速跑到伙伴们身边,放下Grimlock,当即便开始对着对面开炮。
看上去对面人数不少,甚至还有来偷袭的。Bumblebee杀掉一波对面士兵后,忽然听到身后有破空的声音。回身已经来不及了,唯一注意到这次偷袭的Optimus下意识地冲了上去,挡住了对面的子弹,在左臂上留下一个弹孔,右手举枪便射,打死那人。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
子弹打进肉里是钻心的疼痛。Optimus捂着左臂缓缓蹲下,眉头紧蹙,额头冒出一层薄汗。
Bee自责地掐了自己一下,把自身的火力输出调到最大。注意到这一点的其余几人也是同样的反应,一时间枪林弹雨冲着对面铺天盖地而去。Optimus也加入了战斗,不过他只能右臂单炮作战,他的左臂疼到动不了。
击退对面进攻后,几人迅速开始撤退。Optimus坚持要押后,于是Drift捞起Grimlock就开始跑路。
没人注意到暂停进攻的对面又架起了枪口,而Bumblebee也忘了,Barricade当年也是狙击手出身。
两枪全部命中Optimus的左臂。领袖遭人暗算一个踉跄几乎要栽倒。Bee眼疾手快扶住Optimus,抬手轰了回去。
“Barricade……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Bee几近咆哮,支撑着几乎要昏厥的领袖迅速撤离。
Ratchet根本就没有预料到领袖会受这么重的伤,慌乱间尽量冷静,先一一把子弹取了出来,又进行了消炎和消毒工作,最后包扎。
“这伤我回去还得再给领袖处理一下。”Ratchet眉头紧蹙。
Bee自责地蜷成一团,坐在领袖身边的椅子上,把头埋进腿间不敢看病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Optimus。
“天呐……都是我不好……”
“不必自责,不是谁的错。伤疤是每一个战士的荣耀。”Ratchet的语气淡淡的。他是军医,见惯了血雨腥风。
“是……”
看出Bee还是很难过,Ratchet走过去拍拍他的头,收拾好东西,离开了。
Bumblebee不知不觉就那么蜷着睡着了。醒来后偏过头正对上Optimus灼灼的蓝眸。
“……早……”Bumblebee一时词穷。
“帮我倒点水好吗。”Optimus的声音嘶哑干涩,全然不同于平时的磁性低音炮。Bee慌慌张张端了温水过来,一边胳膊撑在床头,小心地喂着Optimus喝水。
“谢谢。”
Bee感受到了一种满足感。
Optimus略带疑惑地看着此时内心戏丰富的Bumblebee。他的表情不很好看,逆光的脸庞边缘柔和,勾勒出好看的下颌线来。
柱哥内心戏也该丰富了/笑

很快飞船抵达,Optimus被飞速运进手术室。Bee稍作休整便一直等在手术室外,Drift来劝他数次,他都不曾动过离开的念头。
Bumblebee一直看着那盏红灯,他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这么担心,那是因为正在被抢救的人是自己最敬重的领袖,然而不止于此吧。
他心如乱麻,理不清自己的思绪,感觉意识在寂静的空气中游离,直到那一声提示音把他唤醒。
门开了,Ratchet叫First Aid把领袖送回他的房间,Bee起身看着Ratchet。
“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好,Bee。你需要休息,找我开点药也可以。”Ratchet取下口罩,担忧地看着Bee,这个战斗力可别再倒下了。
“大哥怎么样……”
“他很好,弹头全部取出了,该做的医疗都做了,生命体征一直都没什么问题。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你大哥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Bee轻轻地点点头,“大概什么时候能醒?”
“今天或者明天吧?”Ratchet搓搓手,“Bee你真的不需要来点镇静剂什么的吗?你确实需要休息。”
“我?我很好谢谢Ratchet。我还有点事以后有机会再聊。”
Ratchet眯起眼看着Bee远去的背影。他不太对,Optimus也不太对。医生可怕的直觉这么告诉他。
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呢。
Ironhide从拐角走过来,“Ratchet,你也该休息了。”
“好。”
没有人明说,所以Bumblebee自觉担任起了照顾大哥的任务。Optimus醒来时Bee还在睡,毛茸茸的金色脑袋靠在Optimus的手边。Optimus轻轻抬手摸了摸那个小脑袋,又轻轻放下,自己挣扎着坐起来,视线黏在Bumblebee身上。
过了好一会儿Bee才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当然,在看到Optimus的一瞬间就清醒了。“大哥……你什么时候醒的?”Bee自觉地去倒水。
“有一会儿了。”
“我睡过头了对不起……”
“是我醒的太早了。”
“大哥你想吃什么吗?”
说话间Ratchet进来了,“左臂感觉好点吗?”
“好多了。辛苦你了,Ratchet。”
“没事不辛苦,领袖你以后可要注意安全啊,不然某些人可是要急死了。”
“嗯。”领袖发出一个鼻音,瞥了一眼Bumblebee,对方显然没在听Ratchet说什么,清澈的蓝眼睛有些呆滞,显然在发呆。
“不打扰了,等会儿叫Bee去餐厅给你弄点儿吃的,易消化的就行,我先走了。”
“不送。”Optimus目送Ratchet出门。
Optimus看着Bee,他还在发呆。领袖又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他才回过神。“大哥你摸我头干嘛?还有不是说好不摸了吗……”
“抱歉,忘了。”
“算了大哥你摸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易消化是吧……”Bee自言自语地出去了。
那么他们这样算什么呢……?Optimus认真地想了想,却得不出来个结果。他想,他可能是对Bumblebee抱有好感的。很多人也会对Bee抱有好感吧,毕竟这个孩子生性开朗活泼,天生讨喜的体质吧。
Optimus陷入了沉思。

“Fxxking!”外边突然传来这么一声。Optimus掂起自己沉重的左臂,挪到窗边,看下去,又是Bumblebee和Crosschairs。
第几次了?Optimus不禁失笑,年轻人都这么有活力?他没有制止,而是分析着Bee的近战能力,估摸着Bee快被气的拔枪了,一梭子打过去,把他们分开。
Bumblebee看了Optimus一眼,低下头沉默不语。Optimus打开公共频道,告诉Ratchet有两个轻伤员。Ratchet不想也知道是谁。
“如果只是皮肉伤自己处理!”Ratchet你变了。Bee内心大喊。
“Bumblebee,你过来。”领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Bumblebee看了一愣,对上那对波澜不惊的深邃眼眸,内心认输,转身撇下其他人进了楼。
Bee推门的力道很重,Optimus看着还在气头的小战士,“你先坐下,把你的伤先处理了。”
Bee听话地坐下来。他没受多重的伤,密密麻麻的小伤口却很多。Optimus耐心地帮他一点点消了毒,抹上药,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很无奈地看着他。“我理解这是你们培养感情的方式……但是这会影响你们的战斗力吧?”
“我没事啦。”Bee一脸的无谓。但在看到Optimus严肃的神情之后改了口,“以后我少打。”得到Bee的确认后Optimus显然很满意,虽然没有再说话。
Bee现在脑内一片混乱,自然没兴趣挑起话头。他没来由地一直在心里重复刚才Crosschairs的问题。
“小矮子你天天往领袖那儿跑,是不是喜欢他啊?”
哦。

『Get Starscream.』系统提示音把Bee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来。他们已经互相尴尬很久了,都不知道对方怎么想,胡乱猜测。
这是一次正常的双人巡逻任务,却不想碰到了一个人驾驶战机游荡的Starscream。
好机会。Optimus立刻下令出击,同时通知总部增援。隐身的巡逻舰悄无声息地跟上Starscream的战机。
Starscream此时正在郁闷中。Megatron就是个大滞胀!Starscream忿忿地想。就在几个小时之前,Megatron因为一件小事和Starscream发生了争吵。之前Megatron都是宠着Starscream的,他哪受过这种气?况且他还占理,于是就找了架战机,开出来散心。
Megatron已经把他的私人频道炸翻了。可Starscream一点也不想回他。
又骂了几句,Starscream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进了Autobots的领地了。
Optimus表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巡逻舰携带的轻型炮轰然炸响,Starscream的战机骤然失去平衡,一侧机翼被打穿。Starscream咬咬牙,开足马力,绕了个弯,往回飞。
Optimus自是不会给他这种机会。Bumblebee即刻出舱,利用推进器的优势迅速追上战机,敲开驾驶舱玻璃,飞进去对着Starscream的脸就是一脚。
Starscream的反应也快,迅速设置成自动驾驶,右手架起重炮照着Bumblebee就开。Optimus支援一炮解决掉战机推进器,Bee躲过激光,一枪打过去,正中Starscream的肩胛骨。
Optimus也出了舱,激光炮对准Starscream,“指挥官是吗?跟我们走一趟?会保证你的安全。”
“哼。你们这些愚蠢的Autobots。动动脑子就知道我不会去啊。”Starscream狞笑着拍下一个按钮,战机一阵摇晃。
“什么情况?自毁吗?”
“不是。他要传送Megatron。”Optimus沉声道,手中巨刃狠狠劈下,登时Starscream身前出现一道血痕。
“去阻止传送装置。”
Bee把主传送台轰了个粉碎,却来不及了,已完成99%。
Optimus大感不妙。就算是全盛时的Optimus,也不敢保证自己完全打得过Megatron,况且他现在旧伤未愈,或许就这么死在Megatron手下也不是不可能。
Optimus看着那个逐渐成型的高大身形,心里百感交集。他不愿意就这样撤退。
“Optimus,你再动Scream一下我就在这废了你和你的小侦察兵。”Megatron的声音中全然是愤怒,与某种不易觉察的心疼交织。
敏锐如Optimus怎会听不出Megatron话里语气不对。他冷冷地道,“可是,Megatron,你的副官跑到我的地界里,还驾驶战机,你总要给我个解释。”
“没有解释。Scream要去哪儿你管不着。”Megatron冷笑道。
“胆子不小。你就这么放纵你的部下?Deceptcons真是出了名的无组织无纪律。”
Megatron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他明白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万一援军到来那么他肯定要寡不敌众。Megatron俯身轻轻抱起躺在地上的Starscream,回头又瞪了Optimus一眼,“现在有急事,这笔账以后会加倍算在你头上。”
说完Megatron消失了。
Bee目瞪口呆地看着。Deceptcons令人闻风丧胆的老大就这么走了?不打架?
Optimus的重点则完全不同。他从Megatron眼里看到了他不该有的感情。甚至Optimus可以大胆猜测,Megatron和Starscream在一起了。
后来搜集到的种种迹象也确实令Optimus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自然地他就想到了自己身上,也就想到了他的小战士。毫无疑问Bumblebee是吸引人的,美丽而又强大,还拥有讨喜的性格,这样的伴侣似乎是各方觊觎的目标。
Optimus还是不确定。他不知道Bee是怎么想的,但他已经模模糊糊看见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领袖言行一致的习惯让他决定去试探一下Bumblebee的反应。如果对方有所接受,那么就有希望。如果他抗拒,那么Optimus决定让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接下来的训练Bee觉得自己不太好过。他总觉得Optimus在盯着自己看,不管是体能还是射击还是别的什么,大哥的目光似乎一直黏在他身上,但他每次看的时候,大哥却都没在看他,弄的可怜的小蜜蜂快疯了。
我看大哥你这就是刁难Bee/笑。
他们的肢体接触也多了。Optimus摸他头的次数从一周两次直线上升到一天二三四五次。Optimus似乎很喜欢教他狙击,每次他端枪,Optimus总会来调整他的动作,而且他们之间的话题也多了。
这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哥!Bee经常这么想。
时间久了,他也憋不住了,总不能直接去问领袖本人,所以他得选个倾诉对象。

Bee轻轻打开医务室的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接近背对着他的Ratchet。
“好了Bee,别轻手轻脚的了。”
“你怎么发现我的?”
“你开门声音太大了。坐,我泡了茶,喝吗?还是要点别的?”
“不了谢谢,有可可吗?”
“有的。有冰的要么?”
“要。”
Ratchet给他准备好饮品,回来坐在Bee对面,一脸兴趣盎然,“想找我谈什么?”
Bumblebee把他最近经历的事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最后加上了一句,“我不知道大哥怎么想的,我觉得是我自作多情了,但我挺……不可思议的。”
Ratchet摸了摸下巴,“这种情况你要说领袖从来没有表现过。领袖的原则是与伙伴不过分亲密……或许他已经不把你当做伙伴看了?”
“我现在很苦恼……”
“Bee,我先问问你,你看清楚你自己的内心了吗?你对领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你想清楚了吗?”
Bee沉吟半晌,“我不知道……我一直觉得我对大哥是那种敬仰的感情……但是大哥对我那么亲密,我一点都不觉得反感。我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是同……”
“重点不在你是不是同上,”Ratchet的声音温润如玉,抚慰着Bee的情感波浪,“是不是同无关紧要,不会有人因此对你报以歧视。只要你喜欢他,愿意跟他永生永世守护彼此,这就够了。如果你们真的是相爱却不被允许的话,那一定不是你们的错,明白么,Bee?你如果真的喜欢Optimus的话,并不是说领袖就完全不近人情。前几任领袖都是有配偶的,Optimus身世特殊,他强行控制住了自己的七情六欲,所以才会如此冷漠,实质上他还是个温柔的人。我现在不敢下断言,但我觉得领袖的这种表现,应该能证明他和你是一样的感觉。”
“什么……感觉?”
“若即若离。你们都离对方很近,但事实上你们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这种暧昧有时候会耽误事的。”
“……”
“我还没有确定呢……你到底是不是喜欢领袖?”
“我……我不知道……”Bumblebee急得湛蓝眼眸中满是水光,“大哥能让我随时安下心,大哥很可靠,我喜欢跟大哥待在一起,我不反感大哥的触碰,但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
“Bee,如果让你和领袖在一起一辈子,你会同意吗?”
“我……会吧。”
“那领袖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难过吗?”
“会对周围的环境不是很放心。”
“那你经常想到领袖吗?”
“应该吧……我们见面也多……”
“那以上情况放在别人身上适用吗?比如我。”
Bumblebee盯着Ratchet看了一会儿,“我觉得不太符合吧……我觉得说出来挺不礼貌的,虽然你也很可靠,但是没有大哥那么令人完全信任。”
“Prime嘛。Drift告诉过你的,领袖有一种魅力,他一句话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去赴死。你觉得你的感情特殊在哪里呢?”
“……他不说话我也可以,为他献出生命。”Bee脸腾地一红,蜷在椅子上再不愿说话。
这大概是这孩子最勇敢的表达了。Ratchet欣慰地笑了笑。Bumblebee在平时大大咧咧的,在感情问题上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害羞啊。
Ratchet呷了一口茶,笑眯眯地道,“别想了,Bee。我相信你是喜欢他的,他也是喜欢你的。我还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早了你赶紧回去睡吧?”
“好……谢谢你啊Ratchet。听我讲这些事很烦吧?”
“没有。你们开开心心的才是最好。晚安。”
Bumblebee走后,Ratchet收拾了一下东西,便锁了医务室,正巧碰上确认夜间安全的Optimus。
“和小家伙打过招呼了?”
Optimus点点头。
“自己撩的人自己解决啊。”Ratchet摆摆手,径直走了,“晚安,领袖。”
不过Optimus的眼神……有点冷啊。Ratchet哆嗦了一下,迅速撤离。

警报拉的震天响,第一批战机和战舰都已经起飞。Bee还有点懵,没有完全理解发生了什么。Optimus拦住Bee,语速加快,“Bee,你听好,Deceptcons大举来袭,已经突破前两道边境封锁了。他们是要捣毁总部,你的任务是在总部迎敌,明白了吗?”
“是。”
“还有……注意安全。”Optimus说了自己都觉得没来由的话,转身迅速离开。
哦天哪……
Deceptcons这回是真的集结大军,所有的高端武器装备似乎都出动了。Bee在Optimus的办公室里刷着前线传来的警报。Optimus叫他留守,他也无可奈何。
据说是上级也不让Optimus上前线,却是不知道为何,然而现在大哥也不见了。Bee蜷在沙发里,整理着前线军报,偶然间瞥见一份战前情报,愣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Optimus才出现,满脸的疲惫。Bumblebee看着这样的大哥,突然感觉到了陌生。“大哥……你去哪儿了?”
“我去看看星辰剑。”Optimus笑了笑。星辰剑已经被锁死了吧,那么他打赢的胜算又少了几分。
Bee歪着头看着他的大哥,“大哥,我还是想上前线。。”
Optimus看了他一眼,“你应该看见了,他们可能是冲着你来的。你要想去就去吧,注意安全。”
“好。”Bumblebee显然过于自信,起身便要去准备。
“我和你一起。”
“他们不是不让……”
“没那么重要,Bee。”Optimus看着他,Bee感到脸上一阵发烫。
最后还是去了,在第三道防线,他们碰到了Deceptcons的小队,顺利消灭,却让对方成功锁定了Bumblebee的位置。
“该死。”Bee骂了一声,在枪林弹雨中勉强穿行。突然眼前出现一个东西一闪而过,逼停了Bumblebee,然后Barricade和Shockwave从后面扑了过来,撞得Bee一个趔趄,回身就是一炮,差点打中Shockwave,却给了Barricade机会,被拉住了一只胳膊。
“放手。”Bumblebee压低了声音,一支炮筒对准Barricade,另一支对准Shockwave。
“Megatron大人想请你去做个客,给个面子吧。
Shockwave的炮筒也对着Bumblebee,这时又换上了重型炮。趁着Bee换炮分心的功夫,Barricade迅速拿出一支药剂,打进了Bee的胳膊。
“你干什么……”
“别怕,Bee,只是催眠药物。星际旅行会很颠簸,晚安。”
激光炮都收回了Bee身体,小战士就那么软倒在了Barricade怀里。Barricade抱起Bumblebee,扯开一个难得温柔的微笑,转身离开。
Optimus看见了这一幕,急忙轰开身边的Deceptcons,开足马力追上Barricade,拦在他身前,“把他留下。”
“怎么会,Optimus。你要知道,我比你更爱他。”Barricade甚至还亲吻了Bee的额头。
Optimus几乎都要生气了,Shockwave突然扑过来撞开Optimus,“Barricade你先走,也好跟Megatron大人交差。”
Barricade点点头,速度加到最大,带着Bee迅速离开。
Optimus眼睁睁地看着Bee被带走。确认Barricade安全后,Shockwave下达了撤军的命令,Deceptcons迅速通过空间桥撤走。
Drift浑身是伤,飞过来问Optimus,“Sensei,怎么样?”
“Bee被带走了。那份情报肯定是真的了。”
“那怎么办?”
Optimus在公共频道里敲敲打打,“把他救回来。”
Bee,抱歉,是我还不够强大。

Bee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华丽的大屋里,自己躺在绸缎被褥的大床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衣,脚被一根长长的锁链锁在床脚。
Barricade推门进来,“醒了?吃东西么?”
Bumblebee立刻翻身准备调用武器,却没有任何反应。Barricade靠在门边,轻笑着解释这个状况,“你的武器已经被我锁死了,现在肯定是用不了了,以后能不能用我也不知道。总之你现在是个受到优待的俘虏,就这样。”
“为什么。”Bee皱眉看着自己这位老朋友,“抓我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谁说没有好处?你是Autobot Officers之一,Optimus Prime得力的侦察兵,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任领袖,我说的没错吧?”Barricade戏谑地道,“那么抓你对我们有没有什么好处呢?还有啊,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天天见到你了,那多好啊,不是吗?”
“可我不太想看到你,Barricade。”
“那这可太让我心寒了,little Bee。当年咱俩还睡过同一张床呢。”
“那时你没有加入Deceptcons,另当别论。”
“所以我还有机会吗?别告诉我你已经和Optimus Prime在一起了。”
“什……什么?你……”Bumblebee现在感受到的只有震惊,“告诉我你是开玩笑的,Barricade。”
“我没有。”Barricade十分平静,因为Bee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内,“总之你就在这安心住着,必要的时候Megatron大人会需要你劝降Optimus Prime。别想着逃跑。”
“下辈子吧。我死了大哥也不会投降。”Bee恶狠狠地道。
“看起来你是不知道,你对Optimus Prime有多重要。”Barricade看了他一眼,关上门离开了。
Bumblebee这次是真的楞在那儿了。
Bumblebee一直都很明白侦察兵需要面对的那些东西。侮辱,折磨,直到战士屈服或是死亡。
他很好奇为什么会是Megatron亲自施刑,他们就这么重视他?Bumblebee的头发长长了,刑讯的时候低下头就看不见他的表情。
也就那么几种——鞭刑,笞刑,电椅,辣椒水……好吧,Bumblebee承认,是很多种。Megatron每天都会想出新法子折腾他,他遍体鳞伤,体无完肤,Megatron却不肯给他个痛快,一定要拿到情报,或是Bee答应他去劝降Optimus。
可是一次都没有。Megatron的计划始终没有达成。
所以,Megatron用药物毁了他的声带,Bumblebee似乎再也无法拥有那清亮中带点沙哑的诱人嗓音了,也无法再叫领袖大哥了。
从那以后,Megatron就再没审过他,因为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Barricade一直试图治疗Bee的伤势,却被防备极强的青年一次次拒绝。他太厌恶这群人了。
在没人的时候,Bee一直在试着解锁装备,小有进展,却过不了真正的技术关。Bumblebee只能感慨在军校的时候多认真学习一些就好了。
他一直等待着自己死在Megatron手下的那一天,甚至都计划好了怎样去死,可是这一天没有到来,因为有人来救他了。
在Bumblebee被囚禁了快一年之后,他心心念念的大哥,Optimus Prime,终于来救他了。
不是Optimus不愿意来,而是上级死死地压制他每一天的行动轨迹,似乎是预料到了Bumblebee的这一次劫难,故意困住Optimus一样。
领袖摸不清上级的想法,但他知道那帮冷血的人是不会把Bee的命放在眼里的。所以他在踟蹰很久之后,选择了抗命。
这十个月中的每一天对于Prime来说都是煎熬。他不知道为什么已经过了这么久,或许是因为他不在意时间,每一天都活的像个行尸走肉。
原Autobot Officers中,Bumblebee被抓,Ratchet有医疗任务,Jazz和Prowl在上一次Deceptcons大规模进犯中牺牲。选起伙伴有些难度,最终他们在规划之后,Drift,Crosschairs和Smokescreen主动请缨,由Arcee负责隐瞒他们的行踪。
Optimus是有备而来的。他事先服用了狂暴化的药剂,虽然会导致精神虚弱,但能最快速度地把Bee救出来。
所以当Optimus踹开门,站到Bee面前时,Bumblebee几乎要泪流满面。
“Bee,我来了,来接你回家。”
Bumblebee冲他笑笑,指了指自己的嗓子,Optimus的瞳孔瞬间缩小了一下,当即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由于Bee行动不便,Optimus抱起他就往刚刚降落的战机上冲。
他们也是碰巧,打好了Deceptcons的反应时间差,Barricade又正好出任务不在,Optimus更是因为狂暴和Drift以及Smokescreen一起大开杀戒,不留活口,所以他们正好赶上Deceptcons援军到来的前几分钟离开。
“好险啊。”Crosschairs把战机速度加到最大,在星球间穿行,尽最大速度到达空间桥。路上Optimus就已经开始头疼了。Bumblebee对这种药物略有所知。他拉住Optimus的一只手,努力给他支持。
路上很安静。Drift在自己安安静静地包扎伤口,Crosschairs因为缺少了Bee的声音而对挑起话题兴致缺缺。
当他们都知道Bumblebee不能说话了之后,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惋惜的神情,Ratchet更是二话没说,一头钻进资料库,试图找到解药。
Crosschairs通过Bee新配的腕表看了一遍Bee的武器状态,花了很长时间一点点破译,最终解开了锁。这让Bee暗自决定,以后少跟他打几场架,但是在他喊出小矮子的时候,又没忍住。
Optimus的精神虚弱持续时间倒是比预计的要短,没几个星期就恢复了。Bee的伤好的比他更慢,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Bee的很多皮肉伤都开始发炎甚至化脓。Optimus在恢复后就一直陪护着Bumblebee,也不管上级命令了。反正抗命过一次就一定还有第二次嘛。听话不存在的。
Bee每次醒过来,自己敬(xi)爱(huan)的大哥就在身边。他很想问问他,都不用工作的吗?Optimus却在察觉他的眼神后主动给了回答。
他说,“照顾你现在是我最重要的工作。”
Bee腾地脸红了。他好像能理解Ratchet之前说的话了。
Bee很好奇,大哥又告诉他,“不能说话了也没关系,我看得懂你的眼神。”仿佛他们天生心意相通一样。
其实就那些皮肉伤,好的也不慢,很快Bumblebee就掌握了新的交流方式,打字。于是Autobots又养成了经常看一看公共频道的习惯。
这样真的很感人的,有了家人一样的感觉。Bumblebee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感谢Optimus,感谢他带自己回家。

于是Ratchet和Ironhide看不下去他俩这么磨磨唧唧的相处模式了。Ratchet语重心长地对Optimus说,“领袖,你还想拖到什么时候?都这个点儿了你还忍得住?”
Optimus皱了皱眉,“他伤还没好完。”
“不不不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忍住……”
Optimus一脸了然地看着他,“我知道你和Ironhide晚上干什么那么大声了。”
“不不不领袖你误会了……”
“我自己有把握。”Optimus转身离开了。
他一直等到了Bee结束疗养的那一天。Bumblebee觉得那一天的情形,他这辈子都不会忘。
那个晚上华灯初上,Bee正在百无聊赖地看着他的医疗报告。突然Optimus来把他的报告抽走,成功地把Bee的视线引到他身上。领袖此时有些紧张,清了清嗓子,“Bee,我有点事要告诉你……”
Bee点点头,仰脸好奇地看向自己的大哥。
“我知道这可能有些难于启齿……但是我喜欢你,Bee。”
Bee突然哭了,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泪流满面。他想用语言告诉Optimus,自己也喜欢着他。
所以他想出了别的方法——他拉住Optimus军装的领带,一把把他的头拉低,带着一种可爱的献祭一般的表情,亲上了Optimus的唇角。
首领一愣,就这么让Bumblebee得逞了。Optimus趁着Bee还没有进一步动作,微微偏过头,抢回了接吻的主动权。当然也只是浅尝辄止的一个吻。
Optimus再说话都带了点笑意,“那这么说,Bee也喜欢我咯。”
Bumblebee用力点了点头,清澈的蓝眼睛闪闪发光。
Optimus揉了揉Bee的头,觉得世界都美好了。
Ratchet,Ironhide和Drift一直在听墙角。此时他们并没有被房间里的粉红泡泡影响,而是在吐槽嗯。
“Sensei这也太不浪漫了吧?跟我的预想相差甚远啊。”
“你指望领袖能干点什么?他本来就没有浪漫感和幽默感。”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Bumblebee这也太娇羞了吧?”
“能有什么办法啊小情侣嘛……”
门外三人叹了口气。Drift问Ratchet,“你不是说要给Bumblebee弄解药吗怎么样了?”
“别提了……资料太多,一个个试不过来,只能再筛选一遍。”Ratchet又谈了一口气,我再去看看吧。
听墙角三人组各司其职去了。Bee抱着Optimus的脖子不撒手。Optimus抚摸着青年的后背,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Optimus问他,“你是不是想让我晚上留下来陪你?”
怀里的青年点了点头,蹭了蹭Optimus颈侧,像只温驯的小猫。Optimus本来还想着晚上熬熬夜处理公务,现在看起来只能放弃了。
Bumblebee睡觉的时候不怎么动,但是正是如此他要整个晚上都抱着Optimus睡觉。Optimus也乐得温香软玉抱了满怀,只是苦了第二天早上的吃瓜群众了。
理由很简单,Bee起床的时候,穿上了Optimus昨天的衣服。
Drift吓到从自己的刀上摔下来,Ratchet被吓掉了咖啡杯,Ironhide被吓到一动不动,Hound被吓到烟烧到嘴。
“Bee……你穿错衣服了吧。”
Bee歪了歪头,又看看自己,终于理解了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衬衣这么大。一不做二不休,他也懒得去换了,坐到Optimus旁边开始解决早饭。
有对象了不起啊……切。
可是你们没有/笑。

休养生息是必要的,但在那之后,Autobots一定要面对的就是最终决战。为了掌握战略主动权,Optimus带人早早地开始了对Deceptcons边塞的小规模骚扰战。在自己地盘的边缘地带,Optimus也适当调整了兵力布控。
或许他们的武器又该升级了。Optimus自己盘算着。
Megatron自是不会给他们那么多准备时间,他也准备好了要一举灭掉Autobots,从而完成统治宇宙的大业。
像搞军备竞赛一样。两边谁都不相让,把边境地带搞得乌烟瘴气,局势紧张。Bumblebee从总部决定要决战开始就一直驻守前线。他不想让Optimus因为要陪着恋人或者跟他有关的别的什么事而分心。
思念随日子滋长,Bumblebee用战斗麻痹自己,Optimus用军务模糊念想,只是黑夜里灯关上总会后悔,却不敢多想。
终于总部决定出动。数千艘攻击舰同时从各处军事基地开动,像金属的河流,汇入战场的大海。
Bumblebee迎接Optimus的旗舰的时候看到自家大哥的身影,积蓄已久的思念就那样喷涌而出。
所以那天晚上,他顶着随时开战的压力,把自己交给了他的大哥。他明白这样很冒险,但他很想自私一回,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Optimus告诉他,没事,他不会真的放纵,能保证他第二天的战斗力。
所以他就完完全全放下了防备。
他仿佛看到了大海——像在滔天巨浪中航行,把他一次次带上顶峰,伴随无法平复的心跳和升高的体温,把他的灵魂带往极乐。
他听到Optimus一遍遍对他说,“Bee,我爱你。”
他听到自己一遍遍呢喃着回答他,“Optimus,我也爱你。”
夜晚带来疯狂,来自本能的欲望发了芽,纵容下恣意生长。
那之后的第二天,Bumblebee的头一直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太专心的起来。战争还在准备阶段。Deceptcons这次稳定得很,不知在搞什么阴谋。
偶然间他听到了Optimus和Crosschairs的对话。『星辰剑』好像是大哥以前的得力武器,因为某种原因,现在无法使用。
他在大哥的旗舰上找到了那把剑。那像是把短剑,剑身粗糙昏暗,看上去做工劣质,根本不像是大哥应该用的武器的样子。Bee赌气摸了一把剑身,却不想被剑刃划破了手指。
Bee叹了口气,自己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却没发现剑身微微发亮。

终于还是开战了。双方先是出动战舰战机相互轰炸,高科技战争让两边都有伤亡。
双方的大军在那之后出动了。每个人都有对位。Optimus对位Megatron,Bumblebee对位Starscream,一片混战。
两位首领不急着开打,而是似乎好整以暇地调整着双方微妙的氛围。
“真的不考虑停战吗,Prime。”
“我为什么要考虑停战,给你们蚕食鲸吞的机会吗?”
“我可以不让你活的如此危险,Optimus。你看看你,从很久以前就活在杀戮之中,不为自己难过吗?”
“你对我说这些,Starscream知道吗?”Optimus只觉得想笑。
“你什么意思?”
“看起来让Bumblebee对Starscream是个好选择。”Optimus只是观察着下边的战况。
Bumblebee完全占上风,在各方面几乎全面压制Starscream,不停地造成伤害。Megatron有些心急,却又不就这样不管威胁最大的Optimus Prime。
就在他考虑对策的时候,Optimus出手了。他的每一下都是为了牵散Megatron的注意力,Megatron一是措手不及,再一个他也不很擅长近战,便一时落了下风。
Megatron几个闪避拉开他们的距离,打开自己的武器。Optimus这才意识到Megatron对自己的改装有多么彻底。
他背后伸出来的,似乎是轻型导弹发射架。
Optimus心下一惊,堪堪避过几枚导弹。那几个天杀的东西撞入战场,把一大片敌我军队炸的分崩离析。
“像你这么残忍的人,还指望我投降,痴人说梦。”Optimus激光炮回击,Megatron也架出重炮。能量相撞的冲击力把两人都震了出去。
Optimus稳住身形,却发现Megatron已经去帮Starscream了。Bumblebee一打二肯定是不行的,何况Optimus还担心Bee的身体状况,便毫不犹豫地俯冲下去要去帮他。
Bumblebee根本不怕一打二。他一脚踹开Starscream,右手变刃回身斩向Megatron。Megatron不得不减速,却稳不住身形。Bumblebee抓住机会猛踹一脚踢开Megatron,迅速闪避开Starscream的炮弹。
Optimus心下暗暗叫好,趁Bumblebee缠上Megatron,从Starscream身后一枪穿过了他的心脏。
“Scream——”Megatron叫的撕心裂肺。
Starscream冲他笑了笑,一副了然的表情,“Lord Megatron……Please own the world……for me.”
Bumblebee感觉Megatron的力道在瞬间增大了。他并不擅长这种硬碰硬的战斗,很快被Megatron一拳打到肚子上,飞了出去,喉咙里一股甜腥味。那一下力道太猛,Bee只能蜷着身子,一动就疼。
Optimus和Megatron化作两道流光,不停相撞。每一下都是领袖矩阵和黑暗能量两大蕴藏力量的碰撞,绚丽且蕴含着可怖的力量对抗,速度太快,并且常人难以企及。
过了很久Bee腹部的痛感终于有所缓解,变得麻木,像有一团火在燃烧。他挣扎着站稳,小翅膀不停扇动,搜寻着Optimus的身影。
他忽然想到了星辰剑。Bumblebee急忙回到旗舰上,抓起那把剑,却发现自己拿不起来了。手握在剑柄上,他忽然感受到了Optimus此时的心情。
星辰剑和领袖矩阵是相连的!
正在这时,左舷甲板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战舰左倾,星辰剑骤然脱手。Bee正准备追过去,却发现外边是Optimus被摔到了甲板上,战舰几层厚重的战甲都被击穿。
想想就知道Optimus受了多重的伤。
Bumblebee也不管狂暴化的Megatron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借助战舰被破坏倾斜的坡度拖着星辰剑,把它扔给了Optimus。
力量完整了。星辰剑在手,蓝色火焰又开始熊熊燃烧。
Optimus撑起自己的身体。他很累了,但是不能停下来。他还得战斗。
他挥动星辰剑。此时原本看上去不堪一击的旧剑从中裂开,蓝色光刃喷涌而出,。这才是真正的星辰剑,绚丽的真的像带有点点星光,正巧也蕴藏庞大星辰力量。
碰撞还在继续,变得更加铿锵有力。最终Optimus在Megatron有一丝破绽的时候,把星辰剑插入了他的心脏。
“去跟Starscream合葬吧。”Optimus冷冷地道。
“我要让你痛不欲生。”Megatron拔出星辰剑,催动重剑,杀向Bumblebee。
速度实在太快,Optimus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钝痛从Bumblebee心脏处开始扩散,蔓延到全身。
一片黑暗。
(想看刀的看到这里——)














“Bee,别睡了。”Optimus把他从睡梦中唤醒,“做噩梦了吗?”
又梦到那场战争了……我梦见那时我没躲过去。Bee在他手心写写画画。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别想了,都过去了。”Optimus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刚才他们在硝烟中幸存的伙伴们见证了他们简单庄重的婚礼。
Ratchet走过来,笑眯眯地对Bee晃了晃手中的一个小管子,“这是我要送你俩的结婚礼物。”
Bee用眼神询问他,Ratchet只是笑而不答。其他伙伴也分分送来自己的礼物。
Bee当即喝下那只药剂,感觉喉间一阵清凉,感觉有什么化开了。
Optimus担心地递过一杯水,Bee喝下后清了清嗓子,把Optimus的头拉低,附到他耳边,气吐如兰。
“大哥,我想,把第一句话说给你一个人听。”
刺激。Optimus抱住Bumblebee,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欣喜。
还是那诱人的嗓音,回来了,真是太好了他们以后啊,一直一直这样在一起呢。在和平年代里,希望他们能幸福一辈子。

End.
@白璟出品.

评论
热度(74)
  1. 银狼王赫帝猎寻白夜 转载了此文字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