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Sherlock】一千零一夜 (HW//20)

眼睛:

//一千零一夜AU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半夜里,约翰被一阵高热烫醒。他蒙蒙眬眬地眨了眨眼睛,感到被夏洛克紧贴住的后背出了一阵薄汗。他清醒过来,试图挣开夏洛克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众神啊,夏洛克的皮肤下像被埋了火种一样发烧——约翰一摸上手就知道不对劲了。他立刻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彻底清醒过来,他轻轻地摇晃夏洛克的肩并且叫他的名字,但是对方只是发出了梦呓一样的声音。

约翰接着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和脖子,他身上没有一处不在发热。之后约翰迅速从床上爬起身,胡乱穿上衣服,然后把寝殿点亮——夏洛克的脸在灯火下看来前所未有地发红,他显然正在受可怕的高热折磨。

一时间约翰只想到向国王救助,竟然忘了他本身就是一个医者。等他冷静下来后才让宫殿外的侍卫向国王通报,又让他们从地窖取来冰块。在冰块被送来之前他用浸了凉水的棉布帮夏洛克擦拭身体。可他不确定这是否凑效,他对付过高热,但是从没应付过一个没有心的病患。

约翰把夏洛克的身体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他一边擦拭他的背一边吻他滚烫的额角。

“夏洛克﹑夏洛克……”约翰低喃着。

这时夏洛克的眼皮颤动,似乎终于要在约翰的呼唤下转醒过来。

约翰惊喜地抱紧了他,而被折磨得筋疲力竭的夏洛克只来得及对他说出一个名字又再度失去了意识。

 

国王的脚步紧随着运送冰块的侍卫来到王子的宫殿。夜里的麦克罗夫特失去了冠冕和皇袍的加持,除了倨傲依旧看来就像个普通的男人一样。他一踏进弟弟的寝殿就感觉到一股不属于夏夜的凉意。一向不愿安生的夏洛克如今就躺在床上,而约翰﹒华生就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感人,可惜毫无用处,麦克罗夫特内心如此评价。

接着他挥退了身边的侍从,走向约翰的身边。麦克罗夫特并没有拘泥于约翰因为忧虑而对自己显得无礼。他知道“平凡人”都是怎样的,他们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总是显得脆弱而惶恐,过于感情用事而导致最终一事无成。

“他从没生过病,这不应该发生……他醒过吗?”国王问。

“就一会。”约翰说,眼睛却只是看着夏洛克。

“他说了什么?”

这时约翰终于抬起了头,“他说:『欧洛丝。』”

麦克罗夫特似乎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惊讶,他点了点头,绕过约翰走到夏洛克的身边。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夏洛克孩子气的卷发——他的弟弟是个奇妙的人,他总是能轻易地获得别人的憎恶或者喜爱——只要他愿意。但不管如何,只要你认识夏洛克﹒福尔摩斯就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他们兄弟之间曾有过一些愉快的时光,直到麦克罗夫特走向那张代表权力和孤独的椅子,他们才渐行渐远。

可无论他们之间的隙缝曾有多深,夏洛克永远是他最亲爱的兄弟。

“此前夏洛克都做过什么?”麦克罗夫特需要找出欧洛丝埋在夏洛克身上的祸根。

“我……我们……”

麦克罗夫特挥手打断了约翰的话头,“我知道你们做过什么,而这显然和夏洛克现在的状况毫无关系。这只和欧洛丝有关。好好想想,约翰。”

约翰听着,突然抬起垂着的脑袋说道:“啊,是了,夏洛克的确说过……他说他喝了一整瓶魔药。”

“他往常喝的药?”

约翰点了点头。

“那药瓶还在吗?”

约翰想了想,放开了夏洛克的手。此时放开夏洛克对他来说似乎是个困难的决定。但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寝殿一会,他从夏洛克脱下的衣服里果然寻到了药瓶。

麦克罗夫特从约翰手里接过药瓶又转交给侍从,同时对他们说:“去雪林福特。”

 

国王离开后,寝殿里安静了好一会。约翰在诡异的宁静中并未合过眼,与此同时夏洛克的高热没有丝毫好转。直到天色大白的时候,才又有人进了宫殿。这次领着人进来的是哈德森太太,她告诉约翰这些女孩是奉国王之命来为王子祝祷的魔女。约翰对那些女孩点了点头,她们便开始用混和了鼠尾草籽(1)的颜料在夏洛克的床边默写起古老的祷文。

约翰再次被迫离开夏洛克的床边,他默默地走到宫殿的一角,希望这些神秘的仪式能减轻夏洛克经受的痛苦,哪怕只有一点点。

此时哈德森太太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臂,安慰他道:“这会管用的。”

约翰想用一个微笑回应哈德森太太,可惜他现在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

“大抵比冰块管用一些。”约翰让人送来的冰块早已融成了一滩凉水。

与此同时魔女已经把祷文默写完毕,一圈圈黄色的古老文字把虚弱的夏洛克包裹起来,接着她们开始围在他身边唱颂起来。

仪式整整持续了一个早上。在得到魔女的允许后约翰迫不及待去确认夏洛克的状况——众神保佑,在他体内作恶的火种似乎稍稍消停了下来。他仍然发着低热,但不似半夜时那么吓人,之前的热度就像要把夏洛克的灵魂也烧成灰一样让约翰感到可怕。

“他会完全好起来吗?”约翰向那个领头的魔女茉莉问道。

而茉莉神色忧伤地看向他,“很遗憾,恐怕我们只能拖延一时。我很抱歉——”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便打断了她,“够了。”

那是国王的声音。再次来临的麦克罗夫特已戴上他的冠冕﹑披上他的皇袍,尽管如此,他看起来却比起半夜时更憔悴狼狈。

“下去吧。”麦克罗夫特说着揉了揉眉心。

魔女在国王的命令下立刻离开了寝殿,约翰随即问道:“你见过她了?”

麦克罗夫特点了点头,“我们从药瓶查出了她的诅咒,她也承认了。”

“难道她们也不能……就算她们全部……”

“恐怕十个茉莉也抵不过欧洛丝的诅咒。”

约翰听着沮丧地摇了摇头,“欧洛丝不会真的想要夏洛克的命,她想要什么?”

“她要见你。”

约翰笑了笑,似乎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意外的条件,现在他们都知道她想要什么。

“那我们还等什么?”

麦克罗夫特正想要开口回应,一个声音却插了进来。

“我要你留在这里,约翰。”

是夏洛克,他终于醒了过来。

 

TBC

-----

(1) 鼠尾草:鼠尾草具有药用及食用价值。在某些宗教文化里,它们是一种神圣的元素,有净化的作用。白鼠尾草的英文名字“Sage”是智者的意思,鼠尾草的拉丁字根salvare 意为“治疗”、“拯救”。


评论
热度(119)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