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华】温暖的尸体(HE,一发完)

雾宅宅宅:

《温暖的尸体》au,保证HE。爆肝还是没赶上昨天本尼生贺……

——————————

 

01

 

又是无聊的一天。丧尸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他们大多数只会机械地做着生前在干的事,或者晃荡着僵硬的身体四处闲逛。比如街边便利店的收银员,没有人或者丧尸会在那间便利店买速食饼干或是别的什么了,但他还是每天站在那里,打开装钱的抽屉再关上。街上都是走来走去的丧尸,因为笨拙,他们会撞上其他丧尸,然后转个方向继续走。

 

Ouch!刚刚被一个丧尸撞了一下。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满是丧尸的地方?当然因为我也是啊。不过别把我跟他们混为一谈,我有脑子,我会思考。我能看出前面那个以0.5m/s的速度朝我移动过来的中年丧尸是个被自己老婆出轨了的警官,他的名字开头是G,George?Gary?Gardner?

 

我的名字缩写是SH。我知道,因为我的大衣内侧绣了这两个字母。这当然不是我自己绣的,即使我没有之前的记忆,我也知道我不会针线活。如果绣这个的人更聪明点,就该知道把我的全名写上去。

 

Sam?太平凡。Smith?听着不是好人。Steve?像什么肌肉男。Stephen?这个倒有可能。

 

George·Gary·Gardner走到了我前面,冲我吼了两声。这是丧尸的交流方式。丧尸病毒改造了人类的身体,感知钝化,行动迟缓,与之相对,没那么容易死亡。另一个改变是,丧尸得吃人。George·Gary·Gardner在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捕食。我不喜欢这个环节,不仅因为人不好吃,而且麻烦。但不进食会让本来就没什么理智的丧尸更加疯狂,即使是我也不例外。我试验过,五天内必须进食1000g,否则会只剩捕食本能。不能理智控制自己的感觉很糟糕,比进食糟糕。

 

多数时候我们会找到一些脑子被吃了而没变成丧尸的人肉吃,这次我也按经验找到了一些,储存食物后,我正打道回府,便嗅到了活人的气息。会在丧尸区活动的人类一般只有贸然从人类城内偷偷跑出来找已经变成丧尸的亲友的人,或者搜寻队。这队人肯定是搜寻队,训练有素,还有枪弹的气味。我体内丧尸的部分兴奋起来,但我一般不会去招惹活人,那是没脑子的——这是比喻,并非实际意义上的没脑子——丧尸才会做的事。不过这次不一样,我觉得有某种吸引我的、熟悉的气息混在那队人里面。

 

一大队丧尸已经朝活人的方向前进了,我混了进去。我能很理智地推断,这个人肯定跟我有过什么关系,我厌倦当无趣的丧尸了,我得找点有趣的事做。

 

前面响起了枪声和吼叫声,我没有像其他丧尸一样迫不及待地扑过去,而是跟在后面,观察那队人。我第一眼看到的活人是一个淡金色头发的中年男人,他的身材不算高大,但枪法很准,一枪崩一个丧尸。然后他看见了我,他愣在原地,嘴唇动了动。我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一个丧尸从他后面扑向他,我差不多用了变成丧尸以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把他扑倒在地。

 

我听见他说:“Sherlock。”

 

这肯定是我的名字,比Sam、Smith、Steve甚至Stephen好多了。他认识我。有人朝他喊:“John!我们得撤退了!”我在变成丧尸之后第一次有些紧张,然后他看了我一眼,喊道:“不!你们先撤!”

 

这不符合逻辑,他留在这里会被丧尸吃光的,但他还是留下来了。有些丧尸闻到活人的气息,开始往我这边移动。不能让他们抢先,我朝金发男人的脖子凑过去。他手里有枪,如果他想,他随时可以打穿我接着逃跑。可是他闭上了眼,轻声叹了口气。

 

他觉得我会咬他,把他变成丧尸。不说我刚刚吃过1000g食物,变成丧尸后,他会失去生前的记忆,我可不愿这样。他认识我,我想知道他知道的事。

 

我把嘴贴在他的颈侧,舔了舔——这样能用丧尸的气味掩盖活人的气息。我再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罩在他身上,他的气息几乎都被遮住了,同时,他的脸和眼眶都变得红红的。可能是大衣太热了,或者他对丧尸过敏。但只有这样,他才能不被其他丧尸发现。

 

探索队的其他人都撤走了,丧尸也开始散去。我站起来,那个男人还罩着我的大衣,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我想告诉他他得跟我走,我不会吃他,我要知道关于我的事。但是丧尸该死的发声系统让我没法讲出那么多的话,我试着控制声带,发出短促的音节:“走……”他抬眼看我,应该是听懂了。我再比划一下自己:“安……全……”

 

这是我成为丧尸以来第一次成功地说出单词,虽然我对自己的表现还不太满意,但还算有作用。那个男人——“John”,他的队友那么叫他——也踉跄地站了起来,跟在我身后。

 

我带着他往我的住处走。他很安分地跟在我后面,不仅没有试图逃跑,他简直像害怕我会跑掉一样紧紧盯着我。我也想回头打量他,但是丧尸僵硬的身体不允许我做出“回头”这个动作,我只能面向前方。

 

我的住所是一间小房子。丧尸潮袭来后,这所房子就被抛弃了。我能推断出这儿从前住的是一对夫妇,他们还没有孩子,房子里该有的东西都有,冰箱、书架、两张沙发、双人床。我踢了一脚大门,门“吱呀”一声开了。后进来的男人打量了一下房子,小心翼翼地关紧了门。

 

我站在客厅里,他走进来,坐在客厅的一张沙发上,抬头看我。我犹豫了一下,走到他对面的另一张沙发前,扶住沙发把手,试图坐下来。我的腿没有如我所想般成功地弯曲,于是我没保持好平衡,像一块木板似地从沙发上滑下来。男人眼疾手快地探前身子,伸手扶住我的膝盖,让我不至于跌在地板上。他的手是暖的、柔软的。他做得如此自然,仿佛他面前的我并不是一个丧尸。

 

我没来由地有些恼怒。他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身处于怎样的险境中。他不该跟我回来、不该锁门、也不该离我那么近,因为我随时都可能把他吃了。

 

他看着我在沙发上坐好了,刚刚的接触让我们之间的气氛有了些变化,他深吸一口气,说:“Sherlock,”他盯着我,“你还……记得我吗?”

 

我可以看出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浅。会留在丧尸身边的人,要么是不打算活了,要么是对这个丧尸有极深的感情和信任——他肯定是属于后者。亲人、爱人、或者生死之交的朋友都满足这个条件,他不会是我的亲人,如果我有兄弟,一定不会是他这样的,那么就剩下两个选项——爱人或朋友。也许,我突然想,是爱人和朋友。我可以推断出很多关于他的事,例如他曾经是一个医生,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加入了探索队。很大可能是因为他重视的某个人成为了丧尸……

 

但我没说这些,我摇摇头。我不记得他。

 

他的眼神黯了下去,过了会,他说:“我是John,John Watson。我是你的……朋友。”

 

朋友。我在心里默念这个词。我等着他说下去,但他没再开口。他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没了精神,肩膀垮下来,一言不发地盯着地板上某一点污渍。我尝试张嘴,让自己的声带震动起来。我发出的第一声是丧尸无意义的叫声,他有些奇怪地抬头看了我一眼,于是我再试了一遍。

 

“继……续。”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你想让我继续讲?”他坐直,连紧皱的眉心都舒展开了些。我点点头。

 

“呃……你是Sherlock,Sherlock Holmes。你有个哥哥,Mycroft Holmes。还有……”他看起来很慌张地在脑海里迅速抓住一个线索就开始讲,生怕我反悔似的,然后他又抓抓头发,“我该从哪里开始讲?你想知道什么?”

 

“关于……我……”我想了想,又加上,“和你……的事。”这是我到目前讲得最长的一句话。

 

“好,好的,那……那我从我们相遇讲起吧。”他短促地笑了一下。笑,我好奇地看着他的表情,试图学他一样扯起嘴角。他自顾自地讲了下去:“那时候有人在城里散布丧尸病毒。我被分到跟你一个小队,搜寻城里感染了丧尸病毒的人。你负责推理,我负责医治、隔离、处理突发情况——从打架到帮你买咖啡。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尽管你不怎么承认‘朋友’这个词。你说过,‘我没有朋友,’”他又笑了笑,“‘我只有你’。很多人觉得你高傲,惹人讨厌,但我知道不是的。你非常好。”

 

“然后……”他一顿,眼神从我身上闪躲开来,“在最后那次行动里,你被丧尸咬了。”

 

“为了保护我。”他说。

 

他沉默许久,才抬眼望着我,仿佛在期待我说些什么。我想了想,问道:“我……爱你吗?”

 

他似乎被吓到了,瞪大蓝色的眼睛,支支吾吾地摇头:“我们,你……我……你知道,我不是gay,你是那种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人,我们……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但是,我想,这些事听起来就像我爱你。

 

他慌乱地四处张望:“这有水吗?我渴了。”他站起来走向厨房,研究了一下从水管里流出来的水,还是没敢喝。我有些困难地弯下腰,从沙发边的柜子里找出一瓶矿泉水来。我扶住沙发,想直起腰,接着一歪,整个身体跌到了地上。

 

John急匆匆地跑过来:“Sherlock,你怎么了?”

 

我把那瓶水举起来:“水……给你。”

 

他看着我,露出一副又要哭又要笑的表情。我开始羡慕活人的肌肉能如此灵活了,我学着他之前的样子,把两边的嘴角扯起来,我希望我笑得还不错。

 

“哦,Sherlock。”他叹了口气,但不像难过。他拿过那瓶水,伸手把我拉起来,像完全不在意我惨白还沾了些血的手。

 

笑。看着他喝水的时候我在心里想,也不是太难的一件事。

 

他拿着矿泉水瓶,继续跟我讲以前的事。天一点点变得更暗了,他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然后头一歪,水瓶从他手里滑下来。我伸手,接住了水瓶。

 

他睡着了。我看着他歪在沙发里,闭着眼,身上有些伤痕,还裹着我的外套。我还想知道更多的事,他就停下来了。丧尸不用睡觉,但是活人需要。或者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我可以吃掉他的脑子,这样我就能得到他的记忆了。我盯着他的头,他短短的金色头发,他的眉毛,他紧闭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

 

他轻声梦呓:“Sherlock……”

 

我走进卧室,抱出一床被子盖在他身上。干完这些后,我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等天亮起来。

 

 

02

 

接下来的几天里,John给我讲了很多事。比如我们一起租了一间房,他总是得帮我收拾东西,我还会在冰箱里塞骨头和腐肉。比如我在被咬之后,自己离开了人类围城。比如Mycroft,我的哥哥,在我的大衣里留下了一个追踪器。

 

我去便利店里给他拿了几箱罐头和矿泉水,我经过那个收银员丧尸时,他还在把装钱的抽屉打开再关上。

 

但我知道John不会永远在这里留下去。这里全是丧尸,而且他有必须回去的理由。第四天,我终于等到了他提出来:“我得回去了。”

 

“Sherlock,我得回去了。”他又重复了一遍,眼睛没敢看我,“Rosie还在等我回去,我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

 

Rosie,他的女儿。他的妻子也被丧尸病毒感染了,之后只剩他一个人带着小女孩长大。但他还没把所有的事告诉我。这四天他说了很多,可是远远不够,我想知道更多东西,更多关于我和关于他的事情。我又想起那天晚上的想法,我可以把他的脑子吃了。

 

但我说:“我送你回去。”

 

这几天我说话和行动都流畅了许多,好像只要这个人在旁边,我就开始慢慢变得像活人了。从这里到人类围城还有一段路程,他丢了武器,我不能让他死了。

 

他盯了我半天,才点点头。“好,”他说,“但你不能进去。”

 

从这里走到人类围城其实只用一天多。他拎了几个罐头和一瓶水,还有一把菜刀,装进从我的住所里找到的包里。一路上他没说什么话,我们在空荡荡的马路上往前走,偶尔晃过几个丧尸,他紧张地握紧刀,直到他们消失不见。

 

入夜时,John提出我们先随便找一间屋子休息一下。我帮他找出一间没有丧尸的屋子,让他进去。这时,我忽然感觉到身体一滞,向前倒去。我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第五天快到了,而这五天,因为John在这,我没有进食过。

 

John想过来拉我。我朝他摆手,喉咙里发出丧尸的吼声。我们俩都被吓了一跳,我极力抑制住自己的冲动,告诉他:“我得……出去,进食。”

 

他听到“进食”这个词时,抿紧嘴,眉头皱了起来。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跟他拉开一段距离,喘着气看着他。他拿着包,冲我点了点头:“你……去吧。”

 

我转身走了出去。我不想看见他脸上的表情,像是那么多天以来,他终于意识到了我是一个怪物。我随便在附近找到了一些尸块,胡乱地把腐肉塞进嘴里。1000g,我精准地计算着,我只需要吃这么多,我并没有进食的欲望,甚至想吐。

 

远处传来丧尸的吼声。我分辨着声音的方向,正是我帮John找的那间房子。

 

我跑到房子前,John正拿着刀跟一个丧尸搏斗。他脱掉了我的外套,额前的头发有些湿,看起来像洗过脸。用刀跟丧尸搏斗非常不占便宜,因为丧尸不会痛,除非被砍下头,他们永远不会停止。我扑过去,把那个丧尸压在地上。他挥舞着手臂挣扎,我用左手臂挡住了他,我听见自己左手臂“咔嚓”响了一声,不能动了。但我右手锤向他的头,一拳,两拳,三拳……我看着那个丧尸的头破了,我听见有人在喊“Sherlock”。

 

“Sherlock!”

 

这是我的名字。

 

我停下来,茫然地寻找那个声音。我看见John握着刀站在那。我想起自己也是一个丧尸,是跟被我杀死的丧尸一样的怪物。

 

我缓慢地站起来,后退了一步。但John跑了过来,他扔掉了手里的刀,颤抖着握住我的手臂。

 

“对不起,我只是想洗个脸,明天回去见Rosie……”他的声音也发着抖,“你的手臂断了,你还好吗……”

 

害怕,我想,他在害怕,但不是在害怕我。

 

“过十四天就会长好了,”我告诉他,“我试验过。”

 

“你……试验过?”他皱着眉问我,“你不会痛吗?”

 

“丧尸不会感觉到痛。丧尸没有感觉。”我冷静地说。

 

他盯着我,还握着我的手臂,我感受到他的颤抖幅度变小了,但他的手更用力了,像是在隐忍着什么。接着我看见他的眼眶里滑出一滴水。

 

眼泪。他在流泪。

 

“你为什么哭?”我问他。

 

他用另一只没握住我的手慌张地擦去了眼泪,可他的眼眶还是红的。他颤抖着嘴唇,良久,才说:“为你感受不到痛。”

 

那一瞬间,我似乎觉得我的心脏跳动了一下,像被针扎似的痛。我皱起眉,疑惑地告诉他:“我……好像感觉到痛了。奇怪。在这里,”我指指胸口,“心脏的位置。”

 

他苦笑一声,放开我的手,摇了摇头。

 

“别骗我了,”他说,“丧尸是没有感觉的。”

 

 

03

 

John躺在床上睡着了。我躺在一边的地板上,闭上眼睛。丧尸是不需要睡觉的,可是非常奇怪,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梦里。

 

我梦见我第一次遇见John——我是说,作为“人类”,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他穿了一件格子衬衫,拿着拐杖。我梦见我们的住所,221B,二楼有两张沙发。我梦见他的婚礼,我一个人离开了。我梦见在我离开围城前,他笨拙地在我的大衣上缝了两个字母。“Sherlock,”那时候他紧紧握着我的手,像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了一样,“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走出围城,直到城门关上,我才回头,望了他原本站的位置一眼。

 

我从梦里猛然惊醒。

 

天早亮了,John已经穿戴整齐,裹着我的大衣,坐在床边看我。

 

“早,Sherlock。”他说。

 

我应该跟他说早安,但我被另一个声音分了神。我听见有什么在我的身体内部撞击我胸口的声音,咚,咚,咚。那声音微弱却清晰地传到我的耳膜里,咚,咚,咚。

 

“John,”我叫他,“我听见了……心跳声。”

 

John瞪大了眼,张开嘴。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说什么,陌生的心跳声已经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蹲下来,把手按在我的胸口前。我分不清是不是他的颤抖动作太大,才带动得我的胸口一起一伏。

 

“我昨晚做了梦,”我告诉他。而丧尸是不会做梦的,“我梦见你……你穿了格子衬衫,拿着拐杖。你在我的大衣上缝了字……”

 

我还想再说下去,但有温热的液体落在了我的皮肤上。他为什么要哭?我现在已经不痛了。我正想说话,却被他拉起来,他紧紧抱住了我。

 

“Sherlock,”他说,“Sherlock,我们回家。”

 

我闭上了嘴,弯曲自己的手臂,回抱住他。我笑起来。

 

“我们回家。”

 

——END——

 解释一下,《温暖的尸体》电影里面的设定就是爱让丧尸复生……所以就是小夏为华生心动了!(各种意义上的心动)

小夏第一人称真的贼难写,OOC算我的,人生重来算了

评论
热度(350)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