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金之危(上)【HW】

Tucana:

大概:因为振金而引发的问题。


“我们该怎么办?”

John几乎是喘着气说,今天本该是阳光明媚、普普通通的上班日,如果刚才他没被人用指着,也许他会在办公室喝口茶,聆听病人的苦楚,顺便窝在沙发上查看Sherlock发的短信。


“随机应变。我是不会选择逃跑,我相信你也不会。”

Sherlock抿过干燥的嘴唇,望一眼瘫坐在木质的桌后的John,状况还好,除了John脚踝那里流出的鲜血,一滴一滴,落在积满灰尘的木地板上,碰出细微的响声。

John张了张嘴,想开口问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太奇怪了……

但他立即打断了想法,事情的开头就指向他,目标就是他。

那个朝他开枪的人,似乎很久之前就认识他。在他拔出枪的一刻,John才明白他不是陌生人,从前还互相打过招呼,今天就毫不犹豫送他枪子弹。


开枪人那双极为凶狠的目光刻入他的记忆,John深呼出一口气,企图暂时忘却可怕的人和事情。


Sherlock蹲下身,一把扯下围巾,三两下绑到John受伤的脚踝处。

“John,你还保留着那个银色的铁块吗?”

“我还给你留着。”

Sherlock浅浅一笑,John熟悉那个笑容,那预示伦敦第一侦探想到解决的方法了,那种能带他们脱离困境的方法。


“我很久之前就想问你,那个铁块有什么用?能用来炼制武器?”

John的问完后顺手擦下额头的汗,现在的情况已经生死攸关,Sherlock竟然还会问这种问题。说起来也奇怪,自从Sherlock上次不辞而别去某个国度,回来后所有的事情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是我和一个非洲国王打牌,他输了,然后赠给我这块‘石头’。”

Sherlock喘鼻一笑,穿着西装的国王,也不过和他年级相仿,单单从他手掌上的肌肉来看,他一直在锻炼身体。他在记忆宫殿里计算过,假设他们打一架,他必须要借助外物才能和他比试一番。国王似乎很慷慨,愿赌服输,没有送他非洲出名的金刚石,送了他一块铁。

对,就是一块耀着银色的“铁”。

国王整整西装,在豪华的绒毛沙发上坐直,细言:“那是振金,我的国家独有的金属,它的用处你会意想不到。”


Sherlock回国后,没有劳烦任何人帮他拿行李,一下飞机他就去搬自己的行李,等回到221B后,和John来了一场短暂的回归对话,他就把自己关到屋里,从行李里翻出那块被装在保险箱里的“石头”。

他,Sherlock,算是一名合格的化学家,每天趁John上班时,掏出铁块,对它进行了无数次实验,用强酸腐蚀,用强碱反应。

很遗憾,毫无用处,铁块完好无损,就连倒上外部实验室那拿来的具有强烈腐蚀性的散发恶臭的试液,金属依旧那样,在灯光下反射出完美的光芒。

Sherlock瘫在沙发上,深感无能为力,亲手对那块嚣张不已的铁块开了几枪,等他再次观察时,不由发出感叹,材质真好,别说弹孔了,连个小坑都没留下。


但这都是振金引发的前奏现在他们面对的是要杀了他们的人。


“你让我藏着那块东西,有什么用吗?”

John咬着牙说,冷吸一口气,下一秒就被Sherlock捂住嘴。渐渐走进的脚步声,他们都听到了,也许就在门外,只要那个人愿意探头进来,再走上那么一两步,就能发现躲在桌后的他俩。


Sherlock可以和外面那个人单挑一场,比比谁的枪技更好,可是身旁还有John,他发誓要保护好他,陪在他身边,毕竟麻烦都是他引出来的,他没有理由不待在John身旁。

细听脚步声的频率。很好,这是最好的情况。就一个人,这没什么好怕的,除了那个人手上的武器。


那把武器,Sherlock只是粗略的看过一眼就辨别出来了,Mycroft管理的国家武器库的图纸,里面就有一张和武器是一模一样,毫无差别。根据具体的数据,小巧却威力巨大,有消音器的效果,这也是他不能离开John的原因之一。


“只要你们交出那块振金,我就会离开。”

那个人雄厚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房内,Sherlock稍微松开捂住John的手,摇头示意John不对此作出任何反应。


只要等那个人离开,熬过这阵子,他们就可以松口气了。

那个人没有进门,一直站在门口。他在门口停留的每秒,John都觉得自己心跳越来越快,他闭上眼渴望减轻状况,结果无济于事。

在他想加快呼吸频率时,那个人向前走了。


Sherlock深呼一口气,对John点点头。

等一分钟后,他慢慢站起身,对坐在地上的John伸出手,危险结束了,他们接下来就是要走出去,最好能跑出去,越快越好,谁知道那个人会不会突然回来,逃跑也许不明智,但他发誓将来一定会抓到对付他们的人。


John的微笑凝固在脸上,一束红外线照到Sherlock的额头。


“你想怎么样?”Sherlock渐渐松开John微凉的手。警惕地慢慢转身,来自窗外那束红外线晃过他的眼睛,精确点在他的额头中央。

“交出振金,不交后果你知道,只不过是脑袋会多一个洞。”

原以为那个人已经走远了,他的声音这时回荡在空旷破旧的房内,脚步踏着脆弱的木板吱吱的响。


Sherlock目光看向John,看来是没有机会询问振金被放到哪了,只能靠John自己领会。John想了一会,低头向胸口看了一眼。


Sherlock的瞳孔驟然放大,抿緊嘴唇。

振金竟然在John身上。



=============================================


其实我不确定是否就能快速完结,等着看吧。


评论
热度(37)
  1. 银狼王赫帝Tucana 转载了此文字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