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狼的眼睛(凹凸深夜60分)

小笛: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瑞金深夜六十分 题目【眼睛】

Little Red paro ,六十分专用题材

前篇:【小红帽的秘密

设定:Little Red

以下正文:



天完全亮了。

格瑞想了想,半跪下来解开金的红斗篷,随后用那块布料包裹住了金的手臂。

“撑得住吗?”

金愣了一愣,点点头。

“还好啦……格瑞你要不要紧啊,那个,突然之间会说话了……”

金不太确定,毕竟高级狼就像是都市传说,而格瑞现在的样子要比他想象的还要适应新的技能——不仅仅是说话。

格瑞回答了句没事,把金搂到怀里直接抱了起来。以前他也这么做过,只是这次动作通畅缓慢且毫无犹疑,不知道为什么金觉得自己无法再直视格瑞的脸了。

是因为格瑞的嘴角在笑?

大概不是……

那是什么?

金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眼睛刚触及银发之间泄出的紫色,就立马缩了回去。

格瑞感受到怀里金的僵硬,他以为是自己的动作还不够温柔,于是掂了掂手,让金好完全不用接力,直接靠到了他的肩膀处。

“再忍忍。”

金的耳朵隔着格瑞的衬衫,听到了他的声音。

“……格瑞,你的声音好好听哦,以后能多说说话吗……”

还有咚、咚的心跳声,让人觉得安心。

金闭上眼睛,失血过多造成的头晕和放松下来后的疲倦让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即使是睡着了,希望这个声音也不要消失。

格瑞想了想,侧头蹭了蹭金的脑袋——这个动作倒是狼型的习惯——然后眨眼轻声回答。

“嗯。”

只要你想听,我就一直说。







格瑞把金带到了他们预约的旅馆。

说是说旅馆,其实也算民间猎人的情报交换酒吧兼暂住区。民间猎人普遍都没有正规的编制,他们有的是为了钱有的是为了报仇,各种理由各种来路,大多是飘忽不定到处狩猎的。于是几乎每个城市里都会有像这样的旅馆供猎人们交换情报或借宿一晚。

在这种地方住的,要么不怕死,要么半条腿已经进了棺材板。

格瑞和金算得上是狼狈不堪,即使如此店员也只是抬抬眼睛就又低下了头,一副司空见惯了的感觉。

“预定的D号房。”

钥匙被扔进了格瑞手里。

“上楼右转直走到底……你怀里的那个是有气的对吧。”

“嗯。”

“别死在房里了。”

格瑞没有再去搭理,默不作声地踩上有些腐朽的木阶梯,轻巧地上楼。

“……又是个狠家伙。”

吧台那坐着的无名猎人喝了口啤酒,用眼神示意同伴。

“你说这高级狼是有多稀罕哟,这种狠角色来了不说,格林还派小红帽来……听说还是那个安迷修。”

“哇塞,这么厉害,格林这次下定决心要灭了高级狼吧。”

店员插嘴。

“早就被干掉了也说不定。”

一群猎人哄笑说着不可能,店员只是眨眨眼睛,不再多话。








格瑞没有把金直接放到床上,他坐到椅子上,让金靠着自己,然后迅速把灰黑色的风衣脱掉,再去解金上衣的扣子。

留意到金手臂上的伤口时,格瑞呼吸一沉。他摸索了一下衣服内袋,取出凯莉给他的小盒子,然后把里面的药膏涂到了金的手臂上。

凉凉的药膏带来了疼痛和刺激,金一激灵,睁开了眼睛。

“格瑞?”

别动。

格瑞一只手搂着金的背,另一只将药膏抹开。等到那些神奇的药膏完全被皮肤吸收掉后格瑞才松开双手。

金虽然脚还有点软,但是还是固执地从格瑞腿上挪下来。

“格瑞我想去洗澡。”

格瑞点点头,从门后边拿出火车站直运过来的行李箱,拿出干净的白衬衫和黑裤子——两套。

“要不格瑞你先?”

“一起。”格瑞说道,看着金瞪大的眼睛,慢慢解释,“你的伤口不能能沾水。”

看到金扭扭捏捏的样子,格瑞故意多说了一句。

“以前也洗过。”

可那时候你还是狼啊……而且又不会讲话……

金皱着个脸,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最后在和格瑞的相对无言里妥协了。

因为是二人间的关系,卫生室的浴缸虽说不大却可以刚好塞进他们两个人。金的衣服是格瑞帮忙脱的,他自己想来,被格瑞制止了。

“手臂上有伤。”

“……哦。”

等到该脱裤子了,金连忙表示这个单手就能操作,不用劳驾格瑞。他有些手忙脚乱地低头解皮带,没有看到格瑞眼神里的稍许遗憾。

金找了条毛巾围好腰时,格瑞已经脱完了。本来格瑞的身材就很好,隔着衣服金都能感受到那些肌肉,现在久违的看到赤裸裸的肉体,都不知道该把视线往哪里放。

如果是狼型的话就不会这么尴尬了吧……可惜格瑞要帮忙自己洗澡。

于是金只敢看格瑞脖子以下锁骨以上的部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无法和格瑞对视——就好像是禁锢了太久的东西被打开了一样,紫罗兰色颜色里面多了些他不敢去面对的东西。

“金,你脸有点红。”

“啊呀那是浴室里面太闷了!我们快点洗完出去吧!”

金连忙别过头去,却没想到视线的前方是一块镜子,从那里面,他看到了自己有点傻的脸和格瑞担忧的眼神。

“……像人一样……”

金迅速低头,喃喃自语。

格瑞没有在意金的不在状态,他拧开水龙头开始蓄热水。然后拿过毛巾去擦金身上和脸上的血渍。

真可惜,格瑞想,要是那点红色也能被这么简单就擦掉就好了。





整个洗澡过程金都格外乖巧,全程低着头看自己的脚尖或者手臂,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抬头。”

格瑞让他躺到浴缸里,只留脑袋和左手臂在外面——不该洗的地方全用毛巾擦过了,格瑞正在搓揉着金的脑袋,又挤了点洗发露。

金一听,只敢缩着脖子低头,结果泡泡进了眼睛里,刺得他下意识抖了一抖呜咽出声。

头顶那里传来了格瑞的叹气声。

骨节分明的手先是伸到浴缸里晃了晃,再抚上金的下巴,一抬。

“别动。”

格瑞的手指蘸着水帮他擦掉了眼角的泡沫,动作轻柔。等过了一会,金才敢小心翼翼地睁眼。

他望进了一片紫罗兰色里面。

担忧也好无奈也好。
头一次的,格瑞的情感金可以解读得如此详细。

“还痛吗?”

“啊?”

格瑞又叹了口气,他索性俯下身,贴近金向后仰着的脸,冲洗干净的手抚过金的眼眶。

“还痛吗?”

“………格瑞,你的眼睛,没有兽瞳了诶……”

答非所问。

可是金没眨眼,就好像是难得的一个机会让他有勇气顺理成章地可以好好观察格瑞的眼睛一样,看得又仔细又小心。

本来只有动物才有的兽瞳完全变成了人类的眼睛,如紫水晶一样深沉的颜色如今变得更透明了些。

里面的感情多到快要溢出来了。

金红着脸小声地说。

“就……该怎么说呢,很好看……啊我不是说你以前的眼睛不好看,就是……”

一直沉在水里的右手抬了上来,握住了格瑞揉他眼眶的手指。

金咬了咬唇,似乎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他选择实话实说。

“……就是看了会让觉得心脏乱跳的那种……”

格瑞一愣。

“格瑞,这算什么进化后的能力吗?”

金觉得格瑞的眼神实在是好懂太多了,里面的惊讶和无奈一目了然,他想知道理由,格瑞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摇摇头,反握住金的手。

“大概不是。”

格瑞心想。

大概只是因为更加接近人了。

这份感情快藏不住罢了。



【END】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嘛。

本能、理智到情感w

评论
热度(1262)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