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霍格沃茨集体中毒事件

九:

★HP paro
★一个丹尼尔厨的脑洞,无CP(雷祖?),友情向
★全员恶搞向

在这个晴朗的早晨,魔药课上发生了一个小事故,一锅用来展示给学生的样品魔药意外翻倒了。

这种事情在霍格沃茨再正常不过了,如果没有后续的一连串状况的话。

******

当然,这个早晨可不是普通的早晨,这个早晨是距圣诞舞会还有一周的早晨。

啊!圣诞舞会!一个让单身狗们心碎的场合!

啊!一周有七天!刚刚够让还没有舞伴的少年少女们开始抓狂!

比如嘉德罗斯,他本以为有蒙特祖玛在自己怎么也不会沦落到没有舞伴的悲惨境地,实在不行也可以和雷德一起嘛!

对,他忽略了一个可能性极高的情况。

“这……嘉德罗斯大人,我和雷德已经约好了……”

猝不及防的狗粮噎得嘉德罗斯泪流满面。

但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气度,酷酷地挥了挥手:“那我约别人好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转头在公共休息室拦住了格瑞。

“我会和金一起去。”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又吃到狗粮了,嘉德罗斯抑郁了,嘉德罗斯爆发了。

嘉德罗斯和格瑞在公共休息室打架,格兰芬多扣五十分。

******

再比如雷狮,从来没担心过舞伴的问题,所以直到这天才和卡米尔说起这事。

当然是被卡米尔拒绝了。

“和自己的哥哥去参加圣诞舞会是失败者的表现。”

雷狮不难过,雷狮怎么会难过呢?

他只是在上草药课的四号温室里放了把火,烧掉了所有的植物而已。

斯莱特林扣一百分,关禁闭一直到学期结束。

******

再再比如安迷修,他根本忘掉了这码事,等想起来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他认识的女孩子已经都有舞伴了。

对,他根本没想过还可以找个男孩子当舞伴。

被艾比嘲讽为没马骑士后,他完全没有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中二,而是坚定了得到一匹马的决心。

“安迷修先生,快从鹰头马身有翼兽上下来!不要让我再说一遍!赫奇帕奇扣一百分!”

******

还有格瑞,对,格瑞。他觉得这种事根本不用和金说,金也会来约他的。结果直到嘉德罗斯来约他,金都没提这个事,他只好主动开口。

“啊?我和艾比约好了!”金无辜挠头,“第一次有女生约我诶!我就答应了啊!”

如果格瑞确实很伤心,他也没有表现出来。

格瑞和嘉德罗斯又在变形课上打架,格兰芬多再扣五十分,两个人都关禁闭一个星期,校管幽灵小黑洞安排他俩晚上去扫厕所。

******

但是这些都不是这次中毒事件的直接原因。

斯莱特林院长、魔药课教师紫堂真,对这起事件负直接责任。

他身为教师,居然在课上溜了号,原因不过是听说自己的弟弟被人拦在了楼梯上。

他给大家匆匆展示了高级魔药的魅力,讲完注意事项,给大家布置了课堂作业(熬制缓释药剂),就跑出了门。

他完全忘记了他带来的样品对学生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学生们在一阵子的踌躇之后,呼啦一下围在了那一大锅样品前。

螺旋形上升的蒸汽,珍珠母的光泽,还有因人而异的气味。

有点常识的巫师都会小声告诉你,这是一锅迷情剂!!

******

搞清楚了壁咚紫堂幻的凯莉只是想邀请他去圣诞舞会后,紫堂真就匆匆赶了回来,然而悲剧其实已经发生了。

不知谁在推搡中撞翻了坩埚,一整锅迷情剂顿时倾倒在了地上。

教室静寂了一秒,但随着粉红色蒸汽的蔓延,所有人都躁动起来。

迷情剂顺着地板安静流过疯狂的人群,顺着地板的缝隙漏到了楼下魔咒课的教室。

而这节魔咒课,很不幸,课题是续满咒。

******

紫堂真猛地推开魔药课教室的门,入眼是满屋的粉红泡泡,几个学生扭打成一团,还有一部分坐在地上喃喃自语。

他一眼就看见盛迷情剂的坩埚扣在地上,他走上前拎起一看,空空如也。

一群长脚的脏话从他心上奔驰而过。

“你们别打了!”他虽然很想捂脸,但还是扔下坩埚抽出魔杖一道“障碍重重”隔开了扭打在一起的学生。

现在唯一可以庆幸的就是,这锅迷情剂并不是他亲自做的。

“老师你放开我!我要和她决斗!!!”一个墨绿色长发的姑娘挣扎着。

“先说要决斗的是我!!”一个金色卷发的姑娘怒不可遏,“丹尼尔教授是我的!”

“滚开!”一个矮小的黑发男生对着一个高大的红发男生大喊,“就凭你熬个感冒药都炸八次坩埚最后熬成痔疮水的废物也想追丹尼尔教授?!!”

红发男生怒吼:“比你这在扫帚上坐不到一分钟的辣鸡好!!”

“都闭嘴!”紫堂真呻吟着挥起魔杖把教室静音。

丹尼尔的药剂效力也未免太好了一些……他低头看地上还没有完全干掉的药剂,忍不住好奇心爆棚伸出手指沾了一点点。

******

楼下不知谁猛挥魔杖,无声的续满咒偏了方向击中了半空中落下的一滴珍珠母光泽的液体。

教室里总共三十二人,大家都在练习续满咒。

半个霍格沃茨都被淡淡的粉色蒸汽笼罩了。

蒸汽很快散去,但迷情剂已经生效了。

******

对于这次事件的发生,黑魔法防御术教师、拉文克劳院长兼副校长丹尼尔做了深深的自我检讨。

第一,不该心软帮紫堂真那个二货熬魔药。

第二,不应该因为经费紧张就放任魔药课教室的地板年久失修。

第三,魔药课教室放在魔咒课教室上方显然是个极其失误的决策。

第四,校长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臣妾……啊不对,微臣要撑不住了啊!

******

这节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飞行课。

飞行课教授秋一吹口哨,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二年级学生一起升空。

突然,眼尖的她发现格兰芬多的嘉德罗斯越升越高,已经超过了她给学生们定下的标准高度。

“嘉德罗斯你干什么?!快下来!”秋短促地吹了两声哨子,冲着那个方向喊。“不然我就要给你扣分了!”

嘉德罗斯充耳不闻,甚至开始加速。

风疾速掠过他的耳边卷走了所有声音,学校公用的老扫帚在高速之下发出吱吱嘎嘎的断裂声。

他精准地撞碎了窗户冲进城堡。

认出那扇窗户是谁的办公室后秋微微一笑,转身冲着呆若木鸡的学生们喊:“好了都专心上课!你们现在做不到这个程度的!”

呵呵,这个时间他应该在。

******

丹尼尔办公桌迎窗,因为光线好,冬日明媚的阳光和轻吟的风让人心情放松。

这就导致正在改作业的他被一坨黑影砸倒在地时毫无心理防备。

嘉德罗斯居高临下看着他,身后闪耀的太阳穿过残破的窗户让他整个人闪闪发光。他极其嚣张地把丹尼尔按在地板上命令:“丹尼尔!和我去圣诞舞会!”

丹尼尔一脸蒙蔽。嘉德罗斯的扫帚卡在他腰上硌得生疼,而且压在他身上的这小子,真的,好重。

******

轻易地制服了嘉德罗斯(“你居然拒绝我?!”),拎起他几个小小的探测魔咒就搞清了状况。

不管嘉德罗斯是怎么接触到那锅迷情剂的,紫堂真,我以拉文克劳的姓名起誓,你下个月,下下个月,下下下个月的工资都没有了!

******

丹尼尔拎着嘉德罗斯一路狂奔到五楼冲进紫堂真的办公室。

“真!你到底拿那些迷情剂做了什么!”丹尼尔放下嘉德罗斯关上门对着正在翻找什么的紫堂真质问。

怪不得他快要抓狂,一路上遇见五次拦截都是一脸羞涩和迷恋的学生,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参加圣诞舞会。这时候嘉德罗斯就像被人入侵了领地的雄狮般亮出獠牙,眼神凶狠仿佛立刻就会扑上去咬断对方的喉管。

然后丹尼尔就看见紫堂真热泪盈眶地转过身来,一把抓起他的手。

“你的魔药……真是不可思议!精妙绝伦!”紫堂真将另一只手也覆上来,“……我一直在等待一个能在闪亮星空下一起摘月亮草,在潮湿木屋一起搅魔药的另一半!丹尼尔,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参加圣诞舞会吗?”

嘉德罗斯猛地出现在两人中间一把打开了紫堂真的手。

******

“清醒了没有?”

丹尼尔满心愧疚地给了嘉德罗斯一个催眠咒,不然他就非要和紫堂真决斗。

——“决一死战吧!看看谁配得到他!”
——“正有此意!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丹尼尔随后用魔杖指着紫堂真的脸念了个“清水如泉”。

“……好多了。”

紫堂真有点颓废地揉了揉湿漉漉的脑袋,迷情剂的作用还在,但理智的其他部分并没有缺损。

也就是说,他把能招的都招了。

“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赶紧把解药做出来。”丹尼尔用指尖轻轻敲着魔杖。

紫堂真笑了两声。

“四号温室的流液草前两天烧光了……现在就算是斯内普来了也做不出解药!”

指尖敲击的动作停滞了。

“等效果自然过去吧……也就两三天。”紫堂真干笑几声不敢和丹尼尔对视。

丹尼尔冷漠地放下怀中睡着的嘉德罗斯。

“可以。”他温和的声音让紫堂真不由得颤抖起来,“那就这样。”

******

丹尼尔抱着嘉德罗斯打算将他送回宿舍,出门时还好心地帮紫堂真关上门免得被学生看到他让打成猪头的狼狈样子。

他为了防止被人堵截还特意走了学生时代的一条秘道,总算安全到达。将嘉德罗斯送上床盖了被子,出寝室时经过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就见壁炉旁一个人影缓缓站起来。

丹尼尔脚下一顿。

“下午好,格瑞。这么好的天气正适合户外运动,为什么不到魁地奇球场上飞几圈呢?”丹尼尔努力保持微笑,心里不详的感觉却随着格瑞慢慢走近渐渐加深。

“斯莱特林队占了球场训练。”格瑞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出去,丹尼尔教授。”

这是威胁吗?这是威胁吧!

没等丹尼尔想好怎么应付,格瑞已经一步迈到了他的面前。

“教授,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席圣诞舞会吗?”

明知道是迷情剂的效果,可是这隐忍克制、深情款款的眼神还是让他老脸一红。格瑞明明面无表情却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与平时的高冷完全不符的悲伤气场,让他居然不忍心拒绝!

******

看着丹尼尔落荒而逃的背影,格瑞有些沮丧地掏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

居然被拒绝了!是眼神不够深情吗?

一不小心开启了里人格(?)的格瑞陷入沉思。

******

回办公室的路是一段艰难的长征。

格瑞够狠,在肖像洞口设了障碍咒把所有人都拦在了公共休息室外面。

对此一无所知的丹尼尔随手解开咒语,一出门就撞进了人堆里。

就像往续满水的浴缸里扔进一块钠。

或者往一群(单身)饿犬中扔进一块红烧肉。

丹尼尔迫不得已拿出了当年拉文克劳球队王牌追球手带球过人的技术,以吊诡的走位才得以穿过走廊。

在四楼的吊灯上蹲到天黑,等最后一批蹲守办公室的学生走远,丹尼尔才冷漠地落地,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摘掉落在长发里的玫瑰叶子,进了自己办公室才敢解除幻身咒。

丹尼尔坐在办公桌前叹了一口气,寒风穿过被嘉德罗斯撞碎的窗户吹得他瑟瑟发抖,认命地点起灯打算加个班把作业改完。

窗口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

******

“我因你所惑,以致冒昧前来!”

丹尼尔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抖,羽毛笔在雷狮的论文上划下长长一道。

“夏夜的星光盛满你动人的双眼!冬日的月光洗练你柔软的长发!”

“我不得不以十分的虔诚才能念出你的名字——”

他面无表情地看向那个坐在窗台上动情朗诵的安迷修。

“丹尼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丹——尼——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丹,尼,尔!”

安迷修以中世纪爬公主窗子的吟游诗人般的潇洒姿态倚在窗口,脸上带着帅绝人寰的微笑,一手拿着羊皮纸含情脉脉地朗诵着,优雅的月光从他背后打过来,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既浪漫又温柔。

“丹尼尔,你一定是受上帝之命来拯救我的天使!我是否有幸,能和你一起去参加圣诞舞会呢?”

丹尼尔站起来,丹尼尔抽出魔杖。

丹尼尔挥魔杖的样子仿若挥下一柄利剑。

“安迷修先生,抄袭是不对的!”

******

大喊着从丹尼尔的窗边摔进雪堆里后,安迷修就成为了传奇。

“教——授——这——是——引——用——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四学院一众人纷纷跑到赫奇帕奇早餐桌,对当事人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围观。

“智障啊!”斯莱特林的凯莉锤桌狂笑,“什么情诗不行你非要用《洛丽塔》!你是想说丹尼尔教授是未成年少女还是想说你是恋童怪蜀黍?!”

“难道不能解释为我的爱已经痴狂如亨伯特,会一直爱他就算他——”安迷修努力挽回形象。

“衰老腐朽,粗俗臃肿,腹中怀着别人的骨肉?”斯莱特林的鬼狐挑了挑眉接话。

安迷修瞪大眼睛。

“一看就没读多少。”鬼狐假装叹了口气。

安迷修呻吟了一声捂住脸。

拉文克劳的银爵沉默地端走了安迷修面前的鸡翅。

“说起来,你从四楼摔下来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好神奇。”格兰芬多的紫堂幻推了推眼镜,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有些紧张。

然后他就被突然容光焕发的安迷修吓了一跳。

“没错!丹尼尔教授超级温柔!”安迷修眼中放射出圣光,闪得他周围的人不由得往远挪了挪,“他把我扔出去之前给我身上加了至少一打的软垫咒!”

他声音太高了以至于立刻被四周人用堪比大功率激光枪的目光集了火,其中功率最大的两杆来自格兰芬多长桌。

嘉德罗斯手里的银叉子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格瑞冷静地切着面前的培根——连盘子一起。

******

丹尼尔冷漠无视学院桌上的骚乱,以与平时的文雅不符的动作快速扫荡着自己的早餐。

在他一次叉起最后两根烤肠并一口咬下一半的时候,紫堂真终于忍不住了。他担心地抓住丹尼尔的手腕,觉得他可能是受刺激过度。

“丹尼尔,你冷静点。”紫堂真低声说。

“我很冷静,放开我,我得离开这里。”丹尼尔看上去确实十分冷静,他抓起餐巾迅速擦了擦嘴,推开椅子站起来。

紫堂真更担心了,他不敢放手,生怕丹尼尔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快放手!”丹尼尔的声音带上了一点点焦急,“不然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紫堂真还没问出口,就看见礼堂上一片黑云正向着这个方向疾速移动。

“那是——”

一片黑压压的猫头鹰争先恐后奋不顾身地冲向丹尼尔,疯狂地投下雪片一样的信件,大多数是粉红色的,一半多是心形。

场面与当年的伦敦轰炸相似度十成十。

丹尼尔和紫堂真迅速被情书掩埋了。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丹尼尔对紫堂真露出一个微笑,也许别人看不出这个微笑有什么不同,但紫堂真知道这是一个关爱智障的微笑。

在学生哗然、教师窃笑,紫堂真想剁了几分钟前那个手闲的自己时,丹尼尔从袖子里抖出魔杖轻轻一挥,所有的信都消失了。

无视学院桌上投来的心碎哀怨的目光,丹尼尔优雅地将魔杖插回袖子里,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礼堂。

******

丹尼尔向左迈一小步躲开一个张着大嘴想吞掉他一条腿的陷阱,随即旋身向前从被激活的绳索(它们想给他来个王八缚)中脱身,魔杖滑在手中,杖尖泵出一串火星,让突然从脚下窜出的藤蔓植物猛地缩回去。

穿过礼堂门厅时丹尼尔就对此有一些隐隐的预感,甚至不需要探测魔咒就能感觉到走廊里充斥的浓浓阴谋气息。

抓着吊灯荡过一片沼泽,落地后回身将沼泽恢复成走廊,对着藏在阴影中的一众学生微微一笑。

“如果你们是在黑魔法防御术课堂上,我会给你们加分的。”

语毕心情大好地转身离开。

然后在下一个转角直接踩在了陷阱上。

******

完了。感觉到脚下升起一股不可抗力将他抛向空中时,丹尼尔心一沉。

挥动魔杖抽开攀爬过来的铁链,同时右手一麻,魔杖从脱力的手中滑落。

雷狮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稳稳接住了他的魔杖。

“别担心,丹尼尔教授,只是电击。”雷狮将丹尼尔的魔杖收起来,走上前接住了因为魔咒失效而坠落下来的丹尼尔。

时间仿佛凝滞了,丹尼尔被雷狮横抱着,浑身麻痹动弹不得,魔杖还在雷狮手里。

雷狮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现在,”雷狮笑着,看上去十分危险,“告诉我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圣诞舞会,我只要一个字的答案。”

丹尼尔的眼睛很平静:“但‘不要’是两个字。”

雷狮凑近他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没错。”

丹尼尔沉默了一会,然后突然开口。

“雷狮先生,你要不要先把我放下,我还是比较重的……你胳膊在抖。”

雷狮的笑容凝滞了。

“那你就快回答!”

“我在想,”丹尼尔眼神深沉,“如果我拒绝了你,你会不会把我直接扔下去。”

“你试试。”

“嗯……”丹尼尔微微偏头,“不要。”

雷狮还在反应这是哪个问题的答案,怀里突然一空,丹尼尔稳稳落地,回身抬手,指间两根魔杖转过一圈。

丹尼尔抬起自己的魔杖指了指雷狮,他双臂的酸痛感立刻消失了。

“七年级黑魔法防御术进修课十分钟后就要开始了。”丹尼尔微笑着将雷狮的魔杖抛回去,“别迟到。”

******

雷狮没中迷情剂。

没错,虽然当时那节扩大了事故影响范围的魔咒课确实是七年级的,但雷狮并不在教室里。

他翘课了。那时候他在黑湖边捕鱼。

第三条被电得浑身抽搐的人鱼浮在水面上时,人鱼长老揪着他的裤子求他快走,并赌咒发誓不把他翘课的事告诉老师。

他一回头,就看见半个霍格沃茨都被笼罩在粉色的蒸汽里。

那既然他神志清醒,为什么要袭击丹尼尔教授呢?

因为有趣。

******

丹尼尔讲课时,底下的学生都如狼似虎地盯着他,只等一下课就冲上去堵截他。

快下课了,自主练习的学生们目光开始频繁地瞥向手表和怀表。

丹尼尔微微一笑,推开窗户,提前喊了一声“下课”后就跳了出去。

教室里一片怨声载道。

雷狮两步冲到窗前抽出魔杖向下施了个蝙蝠精咒。

正在下落的丹尼尔看着劈头盖脸扑过来的毛茸茸的黑影心里就是一句斯巴达,这个高度如果先用守护神咒对付了蝙蝠精,自己势必要在地上摔成半残;而先往脚下施减震咒和软垫咒又一定会被蝙蝠精糊一脸。

真是个艰难的抉择啊!

突然,四楼的窗口飞出一个人影。

******

丹尼尔反应极快地一把揽过那个人,挥动魔杖施放减震咒软垫咒盔甲护身咒准备落地。

安迷修仰着头,魔杖稳稳地对着巨大的蝙蝠精群念出“呼神护卫”,一匹强健的银色骏马从他的杖尖涌出向那黑压压的蝙蝠奔驰而去,将它们冲散成烟尘。

窗边的雷狮不由得后撤一步免得被安迷修的守护神撞上。

丹尼尔搂着安迷修平稳落地。

“非常感谢,安迷修先生,”丹尼尔站直后随手整理了一下两人的衣服,“赫奇帕奇加二十分。让我想想……成形的守护神咒,再加二十分,还有……”丹尼尔抬头看看四楼窗口探出紫堂真的脸,轻笑出声,“魔药课早退,再加十分。”

安迷修的脸上泛起红晕。

“教授,圣诞舞会?您是不是考虑下……”

“这个可不行,”丹尼尔按住安迷修的肩膀,“一起去圣诞舞会的话,不如考虑下刚刚那个蝙蝠精魔咒的主人?对了。”

丹尼尔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太阳穴,“完美的蝙蝠精魔咒和完美的施放时机,斯莱特林加二十分。”

******

就算雷狮叼得日天日地,也得每天晚上老老实实去关禁闭。

嘉德罗斯和格瑞同理。

雷狮今天的任务是,徒手清洁奖杯陈列室,让奖牌奖杯的光照亮这个没有灯的房间。

奖杯陈列室在三楼,厕所对面。

于是这天晚上,提着拖布水桶的嘉德罗斯和格瑞与拎着抹布的雷狮狭路相逢。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况且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打架,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哦对了,上半学期的魁地奇赛,格兰芬多在斯莱特林面前惨败。

面前这个击球手可以说是罪魁祸首。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嘉德罗斯倒提拖把往身后一立,顿时有了金箍棒一般的气场,格瑞抄起马桶刷子,也有几分柴刀的架势。

大敌当前两人倒是默契地一致对外。

雷狮手里只有一块抹布,气势上先输了三分。

不过他比对面两个人都高。

******

关禁闭的学生一般不允许带魔杖。

即使如此战况也异常惨烈。

对敌双方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这天晚上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公共浴室里待到半夜。

恨不得把皮洗掉一层。

******

圣诞节晚会的那天早晨丹尼尔的心情格外的好。

早餐时间无比和平,走廊上微笑着和学生互相打招呼,课堂上活跃又不失秩序。

除了嘉德罗斯、格瑞和安迷修等人远远见了他就绕着走之外,一切都很美好。

没有迷情剂的世界真幸福,一定要好好珍惜!

晚上的舞会也是十分精彩。

丹尼尔给自己变出了长长的白胡子,大家都在猜他扮的到底是甘道夫还是梅林。

实话说嘉德罗斯的齐天大圣还是挺传神的,不过格瑞的二郎神就比较难认了。

雷狮换了骚红的头巾,往头发上挂了一打串珠,重重地描了眼线还化了一圈烟熏,一群迷妹跟在他身后远远地喊他杰克船长。

安迷修有点不开心。他想扮骑士但是雷狮拒绝扮亚瑟王,所以他只好穿上了海军的蓝色长大衣,好在腰间也有一柄长剑,其实也是帅帅的。

金的形象据说是兰斯洛特,但是怎么看都有点违和,可能是身高原因。艾比的桂妮维雅……不说话就没问题。

卡米尔和埃米互换了两人除了校服外穿得最多的常服,但卡米尔拒绝把头发弄成钩子,埃米也拒绝他的绿帽子。说起来两人竟然聊得很来,不知道是不是搞事哥哥/姐姐的弟弟们的默契。

帕洛斯和佩利的吸血鬼和狼人造型也引发一波CP粉围观,但两人早有约定就是来吃吃吃根本不跳舞。

紫堂幻和凯莉的天朝麻瓜校服让许多一直生活在英国魔法界的同学大开眼界,纷纷表示霍格沃茨的校服真好看,我以后再也不嫌弃校服了。

******

主持了开场就溜掉的丹尼尔爬上了天文台,一瓶火焰威士忌被随手搁在一边,玻璃瓶触地发出轻轻的叮当声。他解除了胡子的伪装席地而坐,蓝色的袍子在地上铺开,上面金色的星星四处乱蹦。

“你一个人啊~”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明明有那~么多人邀请你!”

他感觉后背上贴上了一个冰冷的东西,一直冷到骨髓里。

“别闹。”他轻轻地说,“我知道是你打翻的。”

小黑洞轻飘飘地从他的肩头落进他怀里:“我可不是一个人做的!”

“嗯,就知道你也跑不了。”丹尼尔随手抱住冰冷的幽灵,指了指地上的酒。

“哎哟,被发现了!”打扮成神奇女侠的秋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拿起玻璃瓶老练地旋开盖子痛饮一口。

“我保证,不是我把你供出去的。”同样打扮成老头子的紫堂真走过来坐在他的另一边,“拉文克劳的银爵真不错,一眼就认出我是达尔文。”

“没有人猜出你这身是谁吧?”秋把酒递给丹尼尔。

“现在天下太平,谁会往那边想呢?”丹尼尔伸出手接过,袖子滑下来露出一只焦黑的枯骨,“不过邓布利多校长和甘道夫确实有些像。”

“可能是因为你忘了在胡子上打蝴蝶结。”怀里的小黑洞笑嘻嘻地说。

丹尼尔轻笑一声,喝了一口酒将瓶子递给紫堂真。

深冬的风在天文台上呼啸着,三人一鬼像学生时代时一样嬉笑互怼,喝着烈酒御寒。丹尼尔变出小火苗暖手,小黑洞一次一次地从火苗上快速飘过试图扇灭它。

星光在他们头顶沉默地闪烁。

End

评论
热度(73)
  1. 清染 转载了此文字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