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配/嘉瑞.

殊爻再不睡觉就要死了:

乞巧快乐。

嘉瑞,大赛背景,我流HE。微旧设嘉出没。

半个意识流,劳烦看完。我有在后文好好写清楚……QAQ
   
    
   
   
   
   

人内在的深切和细腻,需要对等的人才能承当。

                       ——《眠空》
  
   
   
   
   
   

>>>

被剥夺尖锐的白玫瑰沦为跳梁小丑,不再高贵又如何伤人。只是到死也不甘,还撑着残损的身体昂起不肯低下的首。

"你本该作为王储灿烂一生,偏要触逆鳞。"

割开蜷曲收敛的花瓣,流一地血淋淋的卑微。

"明白了么,与真神的差距。王的仿制品。"

葬礼上的玫瑰瘫软枯萎,残朵狼狈停止呼吸。

"——虫子。"

碾碎入了土,寻不见余香。
  
  
   
系统提示:个体已被确认失败。目前体测数据RS0728已上传,建议修改目录[GY1214]……

我明明已经努力到现在了,还是…不行的啊。
  
   

梦醒了。

"生日快乐,嘉德罗斯。"

   
   
   
   
   
<<<

"你还想了解什么。"

神这样对格瑞讲的时候,早不掩饰话语中的戏谑。

是,毫无意义了。

收工之际,大赛恶劣本性在神的默许中沦为众所皆知的黑幕。一场只留一人接替神位的屠戮——或者根本无人生还。

这不是盛产奇迹的一年,金也非例外。男孩的笑靥随他天真的弑神计划一并消亡于四十人的赛场上。

而这个人数已经退减至一半。

所以你还要怎样才肯承认自我的无知,虫子?
   
   

"给我看神的力量。"

嗤。
  
   
   
   
   
   
<<<

空旷的赛区总像在催人嚼回忆酒。

初见便以刀棍相指,乖张玩劣暴露无疑。却意外拥有与娇小体型不相对等的嚣张资本,生吃下他的攻势,报之以险未招架住的回击。

也许性质完全相反的极点引力才最盛。两条平行线自此向内汇聚,像盘旋缠绕的耳机线相交错综,理也理不来。

巴不得从皮骨里扯出血肉的厮打,野兽般原始冲动刺激下几近疯态的狂热。就像烈火欲焚霜城,图拼出个你死我活。

格瑞拒绝不得这份强者间的擦边死亡的快意,他是清楚的。

哪怕皮囊怎样逞强。
   
   
   
   
   

<<<
格瑞贪恋拜创世神所赐同嘉德罗斯重叠在一块的时光。
法规很简单:为期一个月,实力相近两者在独立空间决出胜负。至少死一个。

从嘉德罗斯生日那天起。
   
   

和他共享的生命里意外的和平,越多的接触就发现他越多的惊艳。不可理喻的外壳里,深切与细腻被掖死死的。或许他宁愿一刀刀切下胸膛嫩肉覆好自己的柔软,堆叠好新鲜血肉露出爪牙上演暴虐。

他说,自由这玩意,太奢侈。

他说,不想让雷狮死。

他没说,他生来就被人规定了方向,身边清一色俯首称臣的甲乙丙丁,空对王座上的他跪拜致敬,却不认他为人的存在。

他没说,雷狮弥补了他导演数遍却无法体验的自由妄想。
   
   

他说格瑞你真傻,真的。

   
   
   
   
   
<<<

说爱太荒谬。

不如说是肉体被反复撕裂再愈合,心被一刀刀狠狠错下落成的畸形疤痕。

可感情本就荒谬。

是居高在上的惺惺相惜,是自守后背的孤独共鸣,抑或仅仅是对战场的病态热忱对酣畅淋漓的贪婪享受。数种炽热的直观感受一并交织。

所以他们做了朋友做了敌人也做了爱。

名为格瑞的人格被摧毁沦陷。

   
   
   
   
   
<<<

嘉德罗斯说,明天是七夕。

他的吻比他的个性还要嚣张跋扈,撬开格瑞紧锁的国门狠狠向内侵略,舌尖蹭过每一处细嫩的牙龈与洞穴里另一条毫不示弱的舌拌在一起——或者说扭打在一起。扯出几根熠熠生辉的银丝也只算皮毛,他甚至渴望沿着软腭一度攻略咽峡。

"怎样。"酥麻顺着舌根传导向格瑞整个身躯,有时候他甚至臆想在创世神的监视下来一炮,权当末路尽头的余欢。

"你明知道的啊,格瑞!"少年猛地推开他,带着怒气又有些颤抖的声线。

"来打最后一架,

    别让我失望。"

   
   
  
  
   
<<<

嘉德罗斯一向讨厌被关在封闭空间,比如现在。

他会禁不住回放被囚禁于培养皿中不见天日的童年残影,四周全是黑。冷的,一抓一把空。没有人。

"最后的赢家终于要见分晓了么。"

神的脸上裂开慈悲的笑,普度众生般令人作呕。

手绕后灵活把玩黑黄棍子,转了几个圈。鼻腔里嗤出不屑。

"凹凸大赛从来都支持有想法的参赛者,"已经等不及观摩这场自相残杀的盛宴,"二位实在难分上下——

"所以神将馈赠二位额外增加元力的权利,加在谁身上由你们自行决定。

你们现在处于相互隔离的平行空间。

那么,参赛者嘉德罗斯,你…"
  
   
  
"给格瑞。"他淡淡道。

   
   
   
   
   
   
<<<

我将奋战——

                自此生死不惧。

   
   
   
   
   
<<<

神使们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绚丽的花火。

两道生命的交错燃烧竟如此轰轰烈烈。

——实在是撕扯到极致了。寒冰内镶了熊熊焰火,吐舌缠绕难舍难分,触碰的瞬间迸射恢宏能量。通天贯地,破空碎星,也不过尔尔。

他们跨过沉沦的一切,向对方开战。他们互为对方的军旗。

敬自由,敬死亡。
   
  
  
  

<<<

"哈…你果然是我看上的对手。"

柴刀捅穿了少年胸膛。

   
  
  
  
  
<<<

"…元力,加给我。"银发少年这样说。
  
   
  
神恶趣味的咧开了嘴,趁嘉德罗斯还有余热,回放起这段情景。

"恭喜你,参赛者格瑞。你已具备代替神使的资格,成为本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
  
   

"哈…格瑞。"声音随血液迸溅的减弱而趋于飘渺。再张了张嘴,也没有发出除血管沸腾的声音。

"我与你相配。"我爱你。

嘉德罗斯最后扯了一下嘴角,勉强算笑着被拆分零散于宇宙的。小小的身子依偎在格瑞怀里,从指尖渐次于透明,至体肤被撕扯瓦解终归于宁静。金色光点升起充盈了格瑞的世界,有点像记忆已经回放不出的那个年代外婆后庭的萤火虫。化为星星点点的一部分,化为尘埃作宇宙的一部分,化为构建身边一切的卑微粒子。

算自救或自毁?

嘉德罗斯算格瑞生命里最难忘的路人,格瑞算嘉德罗斯使用年限里罪大恶极的爱人。擅自在系统里开启情事bug,夺走一部分他,也的确造就一部分。
  
  
  
可既然来去都被束缚——
       那死于征途是否属最上等的归宿。

   
  
  
   

>>>

我是大赛第二。

你问第一?呵…那根本就是神吧。

嘉德罗斯,毋庸置疑。连我也无法触及的存在。

他永远一个人。

  

他向神宣战了。

彻头彻尾的疯子,我们都这样想。

——但还是选择追随。嗯,都想活。
   
   

"有要说的么。"嘉德罗斯像在给神宣判死刑。

他有足够资本。夷烈焰山为平地,化寒冰湖内力为己用,得第一全然非他所愿——弑神才是要证明自己的途径。如今固定在神殿本该俯瞰万物的神成为无路可逃的猎物,被摧毁,被终结。

"别死在爱上。"

格瑞早已失去人形,目光交汇的一瞬间却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嘴角蛮横的温存。

嘉德罗斯蓦地抬头,像盯了一个十足的怪物。

"404 not found."

格瑞也是笑着死的。

时间过得真快,九年了。转眼我就大你17岁。

今天好像也是七夕。
   
   
  
   
  
   
◇◇◇

历史老师说,世上曾存在过凹凸大赛。据考究可能是古代的一种祭祀仪式,才会出现大规模屠戮现象。不过早就被推翻啦——据说还是我们的王的杰作!对了,咱们的人造神是第几代来着……
    
  
  
  
  

END.

—————(正文?)—————————

觉得自己写的很意识流不透彻所以我来解释一下(求你们看完)。

*白玫瑰花语:我与你相配,我是唯一与你相配的人。

白玫瑰指代旧设嘉(这里私设是第一代制造出的嘉),要求见到神的力量的格瑞眼见了旧设嘉曾经试图和神对抗后来被碾碎。花瓣指嘉的自尊,嘉感受到了自己和神天壤地别的差距,明白自己不过神的仿制品。怀着不甘也无力得死去……更何况失去尊严。

一代代嘉只是为一个完美的神的制作的探路石,系统反馈的个体数据文件编码(RS0728)是ross和嘉生日代表嘉德罗斯,而错误文件(GY1227)代表格瑞。意思是对格瑞产生的情感阻碍了嘉成神。

至于嘉个人,我流是过去被无限束缚没有自由,一诞生就是孤单的一个人,承担作为王的责任。雷狮象征自由,是嘉羡慕又无法追逐的。

而嘉如果赢了凹凸大赛,要么成为神使被拘束于黑暗无法挣脱等待新来的取代自己,要么回去当圣空的王,面对一群只把他当做神而非'人'的臣子。他还需要人陪着就说明了孩童本性,这样来只怕会疯掉。

所以他是被剥夺了过去、锁死了未来的孩子。他来去都无路可走,只有现在。

对于他来说,也许这个大赛是让他最快乐的地方了。他可以在这放纵任性,打一场酣畅淋漓的架,有人把他视为人而非王的仿品。

考虑到这,格瑞就确定嘉最好的归宿是死于靠外力才比过自己的格瑞手里。

而格瑞本身,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追求真相,所以他宁愿成为神使被锁住也要去探求背后的真相。嘉都是明白的,所以骂格瑞傻。

还有就是,格瑞明白现在的实力远远无法左右创世神,所以要等,等嘉终于完善(也就是不带情感)成神的时候给这一切带来终结。

批量生产的你,我只认一个。

在最后他等来了,一个未来"我"视角的引入,一个不需要朋友不懂感情的嘉,让第二也无法望其项背,可以说拥有了足够弑神的力量。也给格瑞带来终结。

   
最后就是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数字:

嘉德罗斯7.28生日,而这回七夕8.28

嘉9岁瑞17,嘉一直停留在9岁而瑞9年后就大他17岁了,还凑个99

理科生要抒发对数字的钟爱(个屁)
   

总结:双箭头,嘉归于征途,瑞寻得真相,大概是强者相配才能互相领会的境界。

这是我能想到给他们最好的归宿。

没了。

——————————————————

*白玫瑰的这个花语别太当真,查了查不清楚指的是白玫瑰还是白月季,我是当架空白月季描写的(因为好看)。这个花语应该不算正统…吧…

——————————————————
  
  
   
  
  
  

FIN.

一不小心就通宵了…后期码的时候难受的分分钟要吐,身体不好别通宵。收拾收拾起来排版发现这篇真是垃圾…。

麻麻说给人点小心心小手手的天使都会幸福——

不说啦,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42)
  1. 银狼王赫帝殊爻今天长满A杯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