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人)赤龙

新人发文,人物OOC

受P大的图的启发,在梦中遇见了这个故事
王X王后,些许不列颠X王


耀眼的金光淹没了体育馆中的一切。
荣耀的骑士王,却是以这种方式退场。
挥下圣剑的那一刻,心就已经死了。泪水不受控制地消散在光的海洋中,连同身体。
为什么会这样呢,不列颠,爱丽丝菲尔,我,没能拯救你们。
骑士不甘地握紧剑柄。
如果,能重来------
骑士的悲愿,被破碎圣杯的悲鸣吞没。


part 1

“陛下,陛下?你还好吗?”
意识恢复过来,眼前是......桂妮薇儿带着关切的脸。
“诶?!”阿尔托利亚轻轻惊叫一声,环视四周,好像是自己曾经的书房。自己穿着苍色长袍,手上握着笔,桌上还有一堆待签的文案。
怎么回事?我应该是不会做梦的。
“啊啦,原来陛下觉得我长得吓人呐。”黑发的王后故意鼓起脸,耍脾气似的伸手去抓丈夫脑袋上独自翘起的一撮金发。
“请等一下,桂妮薇儿?这里是......坎美洛?”阿尔托利亚一手护住翘毛,一手紧紧握住王后的手。真实的温暖传递过来,她瞬时有落泪的念头。
不管怎样,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的小公主。

“真不该拜托梅林这种事,本想让陛下睡得好一些,结果现在连醒的时候都在做梦。”不过啊,王迷茫的表情,可真是三生难遇。真是可爱呢,陛下。
桂妮薇儿这样心虚地嘀咕着,不经意抬眼,脸上刹时染上红晕。
阿尔托利亚看向她的表情是难以形容的温柔,那有些悲伤的微笑,甚至,让人心疼,心碎。
就像是------
穿越了千年时光的重逢。
没心思去想梅林到底做了什么,桂妮薇儿被醉人的气息包围,落入令人安心的拥抱之中。黑发的王后先是惊了一下,随即露出多日以来未有的笑容。她轻轻抱着比自己略矮的王,将脸贴在对方柔软的羽毛披风上。
“是的,这里是您挚爱的坎美洛哦,陛下。”
书房里只有炉火在噼啪作响,不列颠的王与王后,在此刻彼此依偎。
就让我这个样子,多待一会儿好吗?

初升之日刚刚照亮白垩之城,圣洁是王宫里,骑士之王迎上了第一缕阳光,她的金发,比这光芒还要灿烂。
满脸严肃凛然的王一如往日,只是,近侍的骑士觉得那清冽的声音中,隐隐有了些感情。
王他,真是完美得不像话啊。


昨晚安顿好桂妮薇儿后,阿尔托利亚在城中巡视一番。来来往往的人们,无不对这位完美的王流露出敬爱的目光。
记忆中的人们,记忆中的街道,记忆中的王城......这里确实是
------让我一生难以释怀的不列颠啊。
她裹上披风,加紧步伐。
这一切,必须找梅林问清楚。


魔术工坊里的魔法师远远就看见奔来的王,他弯弯嘴角,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
“自己不休息的话,也得让我这老人家歇歇啊。”其实每次看见自己抚养大的王,还是很开心吧。



自幼便知道这位看着自己长大的魔法师是相当厉害的伟大人物,预知未来也是习以为常之事。大概叙述完自己成为英灵参加圣杯之战的事,阿尔托利亚看到对面的大魔法师有一瞬间不可思议地张了张口。
“不是梦?”
“梅林,这我完全确定。”
“唉……阿尔托利亚哟……”梅林掩盖起自己的感情,施展出魔法。他化作青年的样子,习惯性地去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
“真要解释的话,这应该是圣杯被破坏而引发了时空错乱。你被卷入其中,回到了这个时间。圣杯本就是无视时间空间的圣物,连接着无数个’世界’。一旦被破坏,各个’世界’的连接失去控制,在新的圣杯生成之前,会造成无法估料的错乱,”他顿了顿,难以估摸的眼神探向阿尔托利亚,“也许,被牵扯的人不止你一个。”
“我会下令加紧城边地区的巡视,尽早发现卷入者。”王的脸上是越发坚定的神情。
“不是说这个,你应该清楚吧,阿尔。圣杯的破碎给这座岛带来了短暂的力量,可神物毕竟是贪婪的存在,它所给予的一定会加倍要回。想让那些’外人’回到自己的时代,就要付出成倍的魔力。而且他们在这里多待一日,时空的排斥就会强大一分,甚至会加快神秘的消退。”
“所以说-------”阿尔托利亚表情变得冰冷。
“不留情的说法,不列颠会提前灭亡。”
到了那时,你会怎样呢?英灵与圣杯的是我是知道的,可没想到的是,你会为了拯救不列颠而献出灵魂,成为世界之奴。我的小阿尔啊,即使是重新经历地狱,也放不下这份执念么?
你何时才能拯救自己?
梅林头一次为自己做过的决定感到懊悔。他静静立着,目送王甩开披风消失在冰冷夜色中。

part 2

桂妮薇儿有些烦躁地玩着袖口的缀花,身边的小女仆一点儿声音也不敢发出。自己那尽职尽责地不可思议的丈夫,从那一晚后已经足足五天没有见到了。那一夜突如其来的温柔……她回想着,眉间渐渐舒展开。
成为不列颠的王后已经一年了,那位人们赞颂的光辉王者,在自己看来就是个顾不上妻子的保守丈夫,甚至------不是男人,当然外人并不知情。但王那偶然展现的如礼物般的温柔,给了桂妮薇儿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多日的不满,顷刻烟消云散。
那是王被埋葬感情的些许幽魂。
即使是些许,也能感受到名为阿尔托利亚的少女曾经的温柔光芒。
自己所爱的,也正是这样,有些“无情”的王。
陛下,不管你在做什么,我在此祈祷:愿您永与胜利同在,愿您……能尽早回到我身边。
王在为国拼命,作为一国之后,此刻也该做些什么。
她站起身来,唤女仆去拿来纸笔。
一定会看到的,您那遥远的梦。

part 3

(注:大部分地名和事件为虚构)





在距王城约四日路程的,叫做艾格伦的小村子里,寥寥几人像被火烧了一样飞快地窜逃,躲入草垛中不敢吱声;还有位妇人抱着破布包裹着的两个孩子瘫软在地上,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村中的房屋大多被毁,仅剩的几间草屋也染上鲜红,透着死的气息。不过在那凌乱的室内,藏着不少名全副武装的骑士。他们屏住呼吸,握紧手中的武器,目光直指不远处的苍色身影。
骑士们的王,此刻执剑傲立在村头高坡上,她的战袍随风猎猎摇曳。云流水般消失在天际,她圣绿的眸子望向前方,没有一丝波澜。
这次的事情有些超出意料,但足以应付。
五天前,边境的哨兵前来汇报,说是发现了穿着和行为非常怪异的人。阿尔托利亚略略思量,嘱咐高文一些事后,便带上小部分士兵策马而去。
果然有人被卷入了。
“外人”的存在,还是尽早处理,不为人所知较好,带回来后,剩下的就交给梅林了。
一路上都很顺利,不过到了村庄,出现了相当大的“惊喜”。
撒克逊的某位首领,带着军队企图从此村庄偷偷侵入不列颠。
那独自呆在村子边缘的怪异人物,自然成了这次偷袭的第一个受害者。蛮族对他毫无兴趣,刀刃直接贯穿心脏,那身异服和身边散落的奇异纸张被其后部队踩踏而过,成了一堆破烂。
他们大开杀戒,一个村民也不落下,入侵的警报将封死在这个偏僻之地,谁也不会知道。
也就是这时,亚瑟王带领部下骑士来此巡视。
战斗惊雷般炸起,猝不及防。骑士的来回冲杀扰乱了蛮族的阵型。那位首领咆哮着下令撤退,在远处暂作休整。
王没有派兵追击。本来带来的部队就很少,蛮族带毒的武器和巫术伤了大部分的骑士,在恢复前不能让他们冒死战斗。她很快安排好战术,然后独自走到最前方。
独自一人与一个军队对峙着,此刻天地间只剩下风的咆哮。

蛮族再也按捺不住,那浑身横肉的首领瞪大眼睛,用力比个手势,手下的士兵便大吼着冲了出来。
“杀!”“区区凯尔特人,老实做奴隶吧!”“我们我们人多,亚瑟王不足为惧!”
几乎是同时,一道极为清冽的声音穿透了这吼声。
“风啊-----”
双手紧握圣剑,凌厉的风叫嚣着从剑身腾起,向四周斩去。站不起身,挥不动剑,靠近的敌人被这强劲风压压倒,像是在跪拜。置身于这风暴中心的王,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样子。她向前踏出一步,侧举长剑用力倾斜挥下,剑卷携起飓风,在空中划开苍蓝轨迹。
面前的军队瞬时被这无形巨龙冲得七零八落。
被俘的士兵,再也忘不了这段回忆-----
明明对方只有一人,可那瞬间好像被一头巨龙盯上。纯粹的魔力冲击,其后冲锋的骑士,还有那最前方挥舞‘酷寒闪光’的骑士之王。再醒来时,我们输了。


这支军队是撒克逊相当有名望的一支,以胆大著称,首领自然不是凡夫俗子。他用巫术强化了自己,带着部分部队撤退逃走了。
阿尔托利亚抚去剑上的鲜血,轻轻离开正相拥高呼的骑士们,走向那“外人”的尸骸。
看样子,是那个时代的普通魔术师。
死在了不属于自己的时空,真是委屈你了。
不过啊,梅林似乎说过,一旦你们死了,时空的崩坏反而会加剧。
她快步离去,看不出表情。
误入的人们啊,请一定活下去。










评论(13)
热度(22)
  1. 赫士列斯特银狼王赫帝 转载了此文字

© 银狼王赫帝 | Powered by LOFTER